2021-05-27 18:15: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美国要放弃进一步扩张联盟、野心勃勃的战争计划,或者我们仍然能够以某种方式做到这一切的感觉。

参考消息网5月27日报道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奥汉隆5月23日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发表文章称,拜登外交战略应懂得克制。

文章称,随着美国总统乔·拜登及其团队适应新工作,他们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在其历史节点所面临的所谓国家安全挑战?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应该寻求实现什么目标?新政府上任四个月了,它不再足以成为唐纳德·特朗普单边主义的解药;新政府需要一个更具前瞻性和更有远见的外交政策框架。

文章指出,所有外交政策问题都叠加在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和疫情蔓延之上。这种事态表明,拜登必须高度警惕比美国曾经面对过的更多的威胁。

文章还指出,美国不必对每次“挑衅”都反应过度。如果美国要避免对各种可能的和感觉到的所谓威胁做出过度反应和反应不足的双重矛盾危险,做出大致正确的判断是非常重要的。

文章表示,冷战伊始,美国政治家兼战略家乔治·凯南评估说,世界某些地区对美国安全的重要性超过其他地区。时至今日,情况依然如此,尽管重要地区有所演变。但是,尽管如今占据许多头条新闻的问题——例如乌克兰、叙利亚或其他偏远地区——是重要且令人不安的,但这些问题对美国的安全而言却并非至关重要。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