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7 19:12: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如果美国是一个理性的地缘政治参与者并且追求开明自利,它会彻底推翻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

参考消息网4月27日报道 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4月25日发表题为《拜登是时候终结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了》一文,作者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院杰出研究员马凯硕。全文摘编如下:

4月早些时候,我参加了哈佛亚洲会议关于中美商业关系的研讨会。一同参加研讨会的还有中美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及威廉·柯比。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有一个强烈共识,即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没有给美国劳动者或消费者带来好处。这一做法也没有减少贸易逆差。对美国经济没有起到帮助作用。总而言之,贸易战彻底失败。

如果它失败了,为何拜登政府没有彻底推翻这一政策?

国内政治偏见阻碍理性做法

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给出的一个解释是,美国保留贸易制裁和关税措施,以此作为对中国施加影响的手段。与我一道参加研讨会的一位智者评论说,这类似于对中国说:“如果你不听从我的要求,我就要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么,拜登政府为何还要继续奉行这一政策?另一位智者、著名政治评论家伊恩·布雷默给出了答案。他说,拜登如果公开宣称特朗普对华政策是错误的,那将是“可怕的国内政治”。简而言之,国内政治考虑压倒了明智的贸易政策。

大多数美国人认同布雷默的观点,即拜登承担不起被视为对华态度软弱的后果。然而,大多数美国人也认为,美国的确充分体现了所谓西方启蒙运动的价值观与原则。

也许,西方启蒙运动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一个价值观就是,在围绕什么对社会有益做决策时,必须依赖理性的思考,让它压倒情绪或政治与宗教上的偏见。正是西方理性判断的胜利为里卡多的比较优势定律等西方经济理论奠定了基础。

正如我在哈佛亚洲会议上所强调的,是哈佛大学等美国最好的大学让亚洲领袖与思想家学到,贸易是一种正和游戏。事实上,就像李光耀1985年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意义重大的讲话时所言:“世界人民有史以来从未享受过如此之高的生活水准。40年来,政治边界之所以能够得到维系,是因为积极进取,有时还咄咄逼人的人民一直能够做到通过贸易来改善自身命运。”

因此,如果拜登政府想在美国劳动者和消费者开明自利的基础上制定对华贸易与经济政策——事实上,这会大幅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反过来又会帮助拜登赢得2022年中期选举——那么它应该立即并无条件取消对中国采取的各种有违自己初衷的贸易制裁与关税措施。

然而,不理性的国内政治偏见会阻碍这种理性的做法。

美在东亚地区影响力下降

那么,美国的盟友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

有两种选择。第一个选项是宣布我们无能为力,无法改变美国国内政策。

第二个选项是通过为拜登政府提供政治掩护来帮助它摆脱困境,从而改变对华贸易政策路线。第二个选项更为明智。

有两个国家可以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日本和澳大利亚。

为什么是它们?因为这两个国家都与美国有着最为密切的安全关系。如果美国在本地区的政策失败并且美国在经济上与东亚脱钩,那么这两个国家的损失也是最大的。

美国在经济上与东亚脱钩的可能性是切实存在的。随着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再加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实施,一个包括整个东亚的蓬勃发展的经济生态圈会出现在这一地区,而美国在该地区会越来越没有存在感。这对日本和澳大利亚的长期安全利益而言将是致命倒退,这两个国家最依赖美国为自己提供长期的安全保障。

如果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范围日渐缩小,这两个国家的损失最大;如果影响范围扩大,它们的收益也最大。

美国在该地区留下的最重要影响不是军事上的,而是经济上的。在东亚展开的长期博弈与航母或隐形轰炸机无关。决定谁会在中美地缘政治争夺战中胜出的不是军事战争,而是该地区贸易与经济政策的规模和范围。

盟友应呼吁美国停止贸易战

任何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都应该就美国和中国在东南亚的相对影响力做一个案例分析。

就在2000年,美国的影响力还大得多。为什么?从名义市场角度看,美国当时的经济规模是中国的8倍。2000年,美国与东盟国家的贸易总额高于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总额。

到了2020年,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变大了。为什么这样说?首先,美国经济规模只有中国的1.6倍。其次,中国与东盟成员国的贸易额增加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在美国花费6万亿美元在中东打毫无必要的战争之际,中国却与东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简而言之,美国犯下的关键战略错误是把焦点放在军事层面上,中国则始终关注经济层面。美国因忽视经济层面而在东南亚的影响力日渐降低,同样,它在东亚的影响力可能也会减弱。

如果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降低,澳大利亚、日本及美国的其他盟友会损失惨重,因此它们应该像哈佛大学教授们所做的那样,呼吁美国停止自我毁灭的对华贸易战,恢复与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

由于澳大利亚现在正努力重新恢复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澳大利亚政府可以采取的一个简单做法是,公开呼吁拜登彻底停止特朗普启动的对华贸易战。事实上,如果拜登这样做了,会给美国劳动者和消费者带来好处。

与此同时,这样的公开呼吁会成为澳大利亚向中国释放的积极信号。

简而言之,正如我在哈佛会议上所强调的,如果美国是一个理性的地缘政治参与者并且追求开明自利,它会彻底推翻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

美国的所有盟友都应该向华盛顿发出一致信息:请通过停止与中国的贸易战来增加在东亚的经济影响力。请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参考消息网4月27日报道 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4月25日发表题为《拜登是时候终结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了》一文,作者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院杰出研究员马凯硕。全文摘编如下:

4月早些时候,我参加了哈佛亚洲会议关于中美商业关系的研讨会。一同参加研讨会的还有中美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及威廉·柯比。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有一个强烈共识,即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没有给美国劳动者或消费者带来好处。这一做法也没有减少贸易逆差。对美国经济没有起到帮助作用。总而言之,贸易战彻底失败。

如果它失败了,为何拜登政府没有彻底推翻这一政策?

国内政治偏见阻碍理性做法

拜登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给出的一个解释是,美国保留贸易制裁和关税措施,以此作为对中国施加影响的手段。与我一道参加研讨会的一位智者评论说,这类似于对中国说:“如果你不听从我的要求,我就要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么,拜登政府为何还要继续奉行这一政策?另一位智者、著名政治评论家伊恩·布雷默给出了答案。他说,拜登如果公开宣称特朗普对华政策是错误的,那将是“可怕的国内政治”。简而言之,国内政治考虑压倒了明智的贸易政策。

大多数美国人认同布雷默的观点,即拜登承担不起被视为对华态度软弱的后果。然而,大多数美国人也认为,美国的确充分体现了所谓西方启蒙运动的价值观与原则。

也许,西方启蒙运动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一个价值观就是,在围绕什么对社会有益做决策时,必须依赖理性的思考,让它压倒情绪或政治与宗教上的偏见。正是西方理性判断的胜利为里卡多的比较优势定律等西方经济理论奠定了基础。

正如我在哈佛亚洲会议上所强调的,是哈佛大学等美国最好的大学让亚洲领袖与思想家学到,贸易是一种正和游戏。事实上,就像李光耀1985年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意义重大的讲话时所言:“世界人民有史以来从未享受过如此之高的生活水准。40年来,政治边界之所以能够得到维系,是因为积极进取,有时还咄咄逼人的人民一直能够做到通过贸易来改善自身命运。”

因此,如果拜登政府想在美国劳动者和消费者开明自利的基础上制定对华贸易与经济政策——事实上,这会大幅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反过来又会帮助拜登赢得2022年中期选举——那么它应该立即并无条件取消对中国采取的各种有违自己初衷的贸易制裁与关税措施。

然而,不理性的国内政治偏见会阻碍这种理性的做法。

美在东亚地区影响力下降

那么,美国的盟友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

有两种选择。第一个选项是宣布我们无能为力,无法改变美国国内政策。

第二个选项是通过为拜登政府提供政治掩护来帮助它摆脱困境,从而改变对华贸易政策路线。第二个选项更为明智。

有两个国家可以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日本和澳大利亚。

为什么是它们?因为这两个国家都与美国有着最为密切的安全关系。如果美国在本地区的政策失败并且美国在经济上与东亚脱钩,那么这两个国家的损失也是最大的。

美国在经济上与东亚脱钩的可能性是切实存在的。随着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再加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和《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实施,一个包括整个东亚的蓬勃发展的经济生态圈会出现在这一地区,而美国在该地区会越来越没有存在感。这对日本和澳大利亚的长期安全利益而言将是致命倒退,这两个国家最依赖美国为自己提供长期的安全保障。

如果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范围日渐缩小,这两个国家的损失最大;如果影响范围扩大,它们的收益也最大。

美国在该地区留下的最重要影响不是军事上的,而是经济上的。在东亚展开的长期博弈与航母或隐形轰炸机无关。决定谁会在中美地缘政治争夺战中胜出的不是军事战争,而是该地区贸易与经济政策的规模和范围。

盟友应呼吁美国停止贸易战

任何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都应该就美国和中国在东南亚的相对影响力做一个案例分析。

就在2000年,美国的影响力还大得多。为什么?从名义市场角度看,美国当时的经济规模是中国的8倍。2000年,美国与东盟国家的贸易总额高于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总额。

到了2020年,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变大了。为什么这样说?首先,美国经济规模只有中国的1.6倍。其次,中国与东盟成员国的贸易额增加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是因为在美国花费6万亿美元在中东打毫无必要的战争之际,中国却与东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简而言之,美国犯下的关键战略错误是把焦点放在军事层面上,中国则始终关注经济层面。美国因忽视经济层面而在东南亚的影响力日渐降低,同样,它在东亚的影响力可能也会减弱。

如果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降低,澳大利亚、日本及美国的其他盟友会损失惨重,因此它们应该像哈佛大学教授们所做的那样,呼吁美国停止自我毁灭的对华贸易战,恢复与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

由于澳大利亚现在正努力重新恢复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澳大利亚政府可以采取的一个简单做法是,公开呼吁拜登彻底停止特朗普启动的对华贸易战。事实上,如果拜登这样做了,会给美国劳动者和消费者带来好处。

与此同时,这样的公开呼吁会成为澳大利亚向中国释放的积极信号。

简而言之,正如我在哈佛会议上所强调的,如果美国是一个理性的地缘政治参与者并且追求开明自利,它会彻底推翻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

美国的所有盟友都应该向华盛顿发出一致信息:请通过停止与中国的贸易战来增加在东亚的经济影响力。请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俄媒:东欧反俄运动意在示好美国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2021-04-27

港媒:西方打“新疆牌”谋取“政治利润”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2021-04-27

日媒呼吁日本与东盟合作,但又担心……

日本《读卖新闻》2021-04-27

外媒: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注定失败

阿联酋《国民报》网站2021-04-27

日报文章:日本对华政策应遵循现实路线

日本《朝日新闻》2021-04-27

学者评析:欧盟“印太战略”的十个要点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2021-04-26

欧亚集团总裁:美欧关系已无法回到从前

《日本经济新闻》2021-04-26

西媒文章:拜登新政或埋葬新自由主义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网站2021-04-26

外媒:三大人口挑战考验世界发展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2021-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