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5 08:39: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中国走自己的路,既不追随西方,也不简单地跟随俄罗斯。”

参考消息网3月25日报道 德国《时代》周报网站3月18日发表了对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的专访,文章摘编如下:

“中国的立场并不孤单”

记者问:世界应该如何理解中国对乌克兰战争的立场?

郑永年答:我认为,态度很明确:中国走自己的路,既不追随西方,也不简单地跟随俄罗斯。

领导层对战争真的感到担忧,但理解俄罗斯的安全利益。顺便说一句,中国并不孤单。印度总理莫迪或多或少采取了相同的立场。与联盟不同,中俄“友好”很难定义。现在有些人认为,俄罗斯将成为中国的附庸国。那不会发生。俄罗斯是俄罗斯,中国是中国。

问:俄罗斯和中国各自如何看待这种“友好”?

答:我认为,就这种“友好”而言,我们正处于试验阶段。我们在中国这样说:“摸着石头过河。”

问:中国国家宣传的措辞非常明确:美国是罪魁祸首,北约东扩的危险是事实而非想象中的情景。

答:我们知道,北约是冷战的产物。它是作为对抗苏联的堡垒而创建的。苏联解体后,冷战结束,但北约继续存在。美对苏“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和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经常指出这种局面带来的问题:如果北约问题得不到解决,俄罗斯将继续把北约视为安全威胁。

参考消息网3月25日报道 德国《时代》周报网站3月18日发表了对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的专访,文章摘编如下:

“中国的立场并不孤单”

记者问:世界应该如何理解中国对乌克兰战争的立场?

郑永年答:我认为,态度很明确:中国走自己的路,既不追随西方,也不简单地跟随俄罗斯。

领导层对战争真的感到担忧,但理解俄罗斯的安全利益。顺便说一句,中国并不孤单。印度总理莫迪或多或少采取了相同的立场。与联盟不同,中俄“友好”很难定义。现在有些人认为,俄罗斯将成为中国的附庸国。那不会发生。俄罗斯是俄罗斯,中国是中国。

问:俄罗斯和中国各自如何看待这种“友好”?

答:我认为,就这种“友好”而言,我们正处于试验阶段。我们在中国这样说:“摸着石头过河。”

问:中国国家宣传的措辞非常明确:美国是罪魁祸首,北约东扩的危险是事实而非想象中的情景。

答:我们知道,北约是冷战的产物。它是作为对抗苏联的堡垒而创建的。苏联解体后,冷战结束,但北约继续存在。美对苏“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和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经常指出这种局面带来的问题:如果北约问题得不到解决,俄罗斯将继续把北约视为安全威胁。

问:但北约自2004年以来就没有东扩。唯一的集体防御案例是在“9·11”事件后宣布反对伊斯兰恐怖主义。

答:您说得很对。然而,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战争让中国质疑美国是否计划在亚洲建立一个迷你北约。看看华盛顿的印太战略吧:“四方安全对话”、澳英美联盟、“五眼联盟”。

在中国,这种包围被视为一种威胁。所有这些导致了许多中国人对北约的负面看法。

问:中国希望与俄罗斯成为伙伴,但经济上又依靠西方。中国打算如何协调这一切?

答:这实际上是很困难的。如果中方公开支持普京,那么中俄事实上就形成了联盟,但中国也不能站在美国一边。总体来说,中国不希望与任何国家结盟。中国曾经是联盟的受害者,可以回想一下1900年的“八国联军”。

“美在话语体系中处于攻势”

问:乌克兰战争对中国的超级大国追求有什么影响?

答:我们的国家在历史上就有专注内部的传统。现在,中国参与了世界大国的游戏,但我不认为中国将一直有精力同时插手多条国际战线。为了中国的进一步现代化,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世界秩序。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看,我们还是个发展中国家。

问:中国领导人警告称可能出现新冷战。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以“东升西降”为格言宣扬一场激烈的制度竞争。

答:我认为,美国在这种话语体系中依旧处于攻势。当拜登把中美关系描述为民主与专制的竞争时,中国人的反应是非常小心谨慎的。

问:许多美国人认为是中国掏空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许多中国人则认为美国想要阻止中国崛起。是否双方都将自己视为受害者?

答:我写过很多文章来讨论这种互相的妖魔化以及它为何有害。只要美国是自信的,就可以灵活地与中国打交道;只要中国是自信的,也可以灵活地与美国打交道。

“修昔底德陷阱”可以避免

问:根据“修昔底德陷阱”,中国与美国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战争。您也这样认为吗?

答:我完全不这样认为。举个例子:日本直到上世纪90年代都是亚洲第一强国,中国则是它的挑战者。当时每个人都认为,中日之间将爆发战争,尤其鉴于两国还有沉重的历史关系。目前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是日本的两倍,两国围绕钓鱼岛和其他争议事项也存在冲突,但并没有走向战争,双边关系总体上来看也处于几十年来最和平的阶段。中日两国并未踏入“修昔底德陷阱”。

问:东升西降是必然的吗?

答:美国的重要性相对来说有所下降,因为中国正迅速崛起。但这种“下降”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美国依旧是最重要的市场,拥有最具创造力的人民,在价值链中的位置比中国高。

中国的经济学家或科学家们对此一清二楚。我经常警告我的同胞:就算中国成了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这也不重要。

问:为什么不重要?

答:中国1820年就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而西欧各强国加起来才占7%。然而20年后,大英帝国却迫使它屈服。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日媒述评:日本对俄政策将做出重大调整

日本《朝日新闻》2022-03-25

俄媒文章:美欲将俄踢出G20难以得逞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2022-03-25

美学者文章:欧洲成为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2022-03-24

俄媒:伊拉克战争表明美无法占据道德制高点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2022-03-24

美媒文章:美国与中东关系正经历危机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22-03-23

美媒文章:乌克兰危机冲击“四方安全对话”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2022-03-23

美媒文章:中印关系或迎来战略机遇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2022-03-23

俄媒文章:俄阿关系面临“痛苦的演进”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2022-03-23

美媒文章:对俄制裁使西方陷入孤立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2022-03-23

俄媒文章:俄乌冲突利益攸关方得失几何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2022-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