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3 15:35:2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徐诗雨
核心提示:文章称,在消除可能在发展中世界蔓延的瘟疫方面,中国取得的进步比许多国家都要大。

【延伸阅读】德国设七大传染病中心防疫情:统一管理 注重“实战”

参考消息网2月7日报道(文/田颖 任珂)德国有7家国家级传染病治疗中心,一旦有疫情发生,这些医院负责收治患者。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收治德国最初几例确诊病例的慕尼黑施瓦宾医院的传染病中心便是其中之一。

这7家传染病中心是德国“严重传染疾病能力与治疗中心”常设工作组(STAKOB)架构的重要组成部分。STAKOB设立于2003年,集合了公共卫生以及传染病临床治疗方面的专家,接受联邦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调度。7家治疗中心较为均匀分布于德国全境,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开车几小时便可以到达最近的中心。

7家严重传染疾病治疗中心满足临床隔离、人员培训、实验室检测方面的最高标准,人员须定期接受培训。7家治疗中心有统一的质量标准,以保证技术设备和人员培训要求能落实到各个中心。

德国传染病研究中心新发传染病研究协调人斯特凡·贝克尔告诉记者,STAKOB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应对疫情机构。这些中心对于需要特殊治疗以及严格隔离的病人来说非常关键,这些中心的医务人员也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传染病中心设施先进

记者日前探访了位于德国东部城市莱比锡的STAKOB治疗中心——圣乔治医院传染病中心。中心负责人、首席医生克里斯托夫·吕贝特告诉记者,新冠疫情暴发后,由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不定期组织各中心召开电话会议,分享慕尼黑施瓦宾医院治疗新冠病例的最新信息等,协助各中心做好应对疫情准备。

圣乔治医院有800年历史,园区像一个大学校园,传染病中心坐落于园区一隅,是一座二层楼房。该中心共有44个计划床位,其中12个床位位于带有前厅的单间病房。这12间病房中包括5间负压病房,以及1间收治埃博拉、拉沙热等严重烈性病毒的隔离病房。中心有12名具有重症监护经验的医生、30名护士及其他护理人员。

曾收治埃博拉病毒患者的病房距离整栋楼大门最近,由前厅、过渡室以及治疗室组成。治疗室配备体征监测仪、内窥镜、支气管镜、血液透析设备,以及床边检测设备等。房间配备空气过滤系统,空气经过滤后才会排出,一切只为确保传染物质不出治疗室。医务人员结束工作后,到过渡室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消毒。

据吕贝特介绍,这种隔离室是为“最糟糕”的情形准备的,这种级别的隔离治疗,一个患者每天就需要20位医护人员照顾。2014年,这里收治一名埃博拉出血热患者。这位来自苏丹的患者在为联合国机构工作时感染埃博拉病毒,但终因病情过重,几天后不治身亡。

吕贝特说,对于冠状病毒患者而言,最理想状态是在负压病房单独隔离。该中心的负压病房分为前厅和治疗室,医护人员在前厅换口罩和防护服。向内关上门后,负压系统便开始工作。一旦治疗室房门被打开,空气会向内流动。吕贝特说,这样的病房通常用不到,为尽量用上先进的设施,这里平时也收治广泛耐药肺结核等传染病患者。

该中心还扩建了一间医用废品消毒室,和治疗中心的建筑相连。消毒室配备大型全自动消毒设备,所有医用废品经过机器130摄氏度高温消毒处理后便可以由垃圾清理人员收走。

统计单间病房以防万一

德国并无大的烈性传染病威胁,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已经算是病例较多的疫情,当时全德也只有9例确诊病例。吕贝特说,对于埃博拉、拉沙热等病毒,德国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单个输入病例。冠状病毒即使出现二三十例,该中心也可以收治其中一部分。因而中心收治能力在正常情况下不存在问题。但为以防万一,目前德国政府也在做统计,让所有满足一定规模的医院上报各家有多少单间病房可用于隔离。

吕贝特说,如果有成千上万人感染的话,很难做到单间隔离,这时就需要对感染者进行集中隔离。吕贝特认为,对于中国目前较严重的疫情而言,在武汉新建医院是非常必要的。

他告诉记者,在医院收治能力不足的时候,只能让轻症、无症患者在诊断后回家隔离,与医生保持联系,除非病情恶化。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清晰的病例定义和可靠的诊断,需要足够的人员分诊,按照重症、普通患者以及可以回家隔离的患者进行分诊。

定期举行防疫实操演习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席洛塔尔·威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德国从SARS、H5N1等疫情中吸取经验教训,SARS之后加强了这7家传染病治疗中心,而重中之重便是加强7个中心医务人员的培训。

吕贝特介绍,该中心每2-3个月举行一次针对严重烈性病毒的实操演习,所有人员穿着全套防护设备参与演习。演习在星期六举行,每次持续4-6小时。演习中用人偶作为患者,完全模拟真实情况,医护人员可以演练为严重传染病患者插管等项目。专为该中心服务的烈性传染病救护车也要参与演习。但对于冠状病毒等日常处理疾病而言无需额外的演习。

此外,STAKOB机制本身分工明确,除治疗中心之外,还包括8个“能力中心”,也就是8个城市和州的卫生行政部门。这些“能力中心”的职责包括:获取并上报最新流行病学信息;为疾病诊断提供支持;为有关隔离、疑似病例转诊转移等决策制定提供支持;进行救护车等后勤组织调配;根据《德国防疫法》向相关地区卫生管理部门以及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报告病例;处理媒体与公共关系工作;组织协调防疫措施。这些措施具体包括:规定并评估消毒措施和废物处理措施、组织死亡患者尸体解剖和安葬、为识别并追踪患者接触人群提供协助、在无法将患者转移至指定治疗中心的情况下提供医务人员支持。

“中国做出了正确决定”

在问到对中国当前防疫建议时,吕贝特说:“我认为中国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也是很有勇气的决定,将整个湖北省相当于德国一半还多的人口隔离起来。这是阻断传染链的措施,没人进、没人出。如果能够在整个病毒潜伏期严格执行隔离措施,就可以阻断传染链。”

“实话说,中国无需借鉴德国经验,中国已经建成专门收治医院。(这种规模的疫情)需要的就是足够的空间来分隔感染者和未感染者,然后派出合格的医务人员到新建医院工作,没有症状的患者就回家隔离14天,如果能够做到,就能控制疫情。最大的问题在于,当已经出现成千上万的病例和不计其数的接触者时,如何追踪到接触者以及将他们隔离起来。总之需要大量人力来组织相关工作。”

莱比锡圣乔治医院传染病中心医用废物消毒设备(任珂/摄)

(2020-02-07 15:13:00)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