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17:50: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作者:卢昊
核心提示:日本官方话语不断将“印太”与“国际公共产品”联系在一起,但“印太构想”距离真正的国际公共产品提供手段似乎仍相去甚远。

战后,日本对国际公共产品的理论探索晚于欧美,但也由来已久。日本的探究主要基于国际公共政策、国际合作论、全球治理论等学科视角展开。日本学者的理论在追随西方主流的前提下,有以下的侧重与特点:1、倾向于将国际公共产品解释为社会性制度、规范及观念;2、注重以霸权稳定论为前提研究国际公共产品的供应行为;3、较为关注围绕国际公共产品供应的收益成本问题;4、尝试探究功能性合作、制度性合作到观念性合作的发展可能性,即将具体国际合作、国际机制及一体化问题紧密联系起来进行探讨。在日本官方政策文件中,国际公共产品的概念大约正式出现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但在外交实践中,战后日本实际已经较深地融入了国际公共产品供需关系中。

战后日本开展国际合作,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在外交上具有明确的利益诉求乃至战略指向,这与日本自战后以来所追求的外交乃至国家战略上的“主体性”即自主独立有着直接关系。在冷战特殊历史条件下,期望脱离战败国身份并重归国际社会、同时又处于美国支配之下的日本,将参与国际合作作为开拓国际战略空间、争取有限独立性的重要手段,并将其与“吉田路线”的经济中心主义相结合。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的剧烈变化与日本国内政治思潮的内向转型形成共振,日本通过寻求“超越冷战时代”,重新界定新的身份与主体性。以“国际贡献”及“国际国家”为中心,对日本外交总方针进行调整,是日本国家大战略发展的要求。日本外交的传统三大支柱即日美同盟、联合国外交及“亚洲一员”,有必要也有可能通过注入国际公共产品因素而得到发展,包括将日美同盟定位为国际安全公共产品,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改革方面提供更多理念、政策公共产品,在亚太更主动引领区域合作,供应多种形式的区域公共产品等。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