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5 13:16:0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中国之所以能够找到自己的道路,其根源就在于文化。

【延伸阅读】亚洲要多向世界展现自身魅力——专访日本文化厅前长官近藤诚一

参考消息网5月14日报道(文/杨汀) 亚洲文明历史悠久,辉煌灿烂,对世界的影响至今仍清晰可见。亚洲作为一个整体在国际舞台上占据日益重要位置的今天,我们应该如何传承和发展亚洲文明的多样性和共通性,如何推进亚洲各国互学互鉴,促进亚洲文明对世界文明发展的贡献以及与其他文明的交流?日本在文化传承与交流方面的工作起步较早,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带着上述问题,《参考消息》记者日前专访了日本文化厅前长官近藤诚一。

近藤诚一历任日本常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使、日本驻丹麦大使,是日本首位外交官出身的文化厅长官,如今担任日本政府为应对全球化和专业化趋势而新成立的国际时尚专门职大学校长,并且是日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者“人间国宝”之会牵头者。

亚洲文明兼具共通性与独特性

《参考消息》:在全球化和价值多元化的时代,您认为亚洲文明可以为世界作哪些贡献?应如何更好地作出贡献?

近藤诚一:亚洲各国在发挥各自个性的同时,共通性也非常重要。尤其是亚洲独有的对自然的思考方式。欧洲人的观念是强调人的伟大,人是神创造的有理性的生物,自然是人类获取幸福的资源和手段,缺乏向自然学习的态度。亚洲的思维方式是向自然学习,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要素很强。两者之间无法说孰优孰劣,但考虑地球环境问题、温室效应问题等,还是应该有师法自然之处。亚洲应该怀着这种意识去与世界交流,扩大亚洲的存在价值和影响力。

《参考消息》:您担任日本文化厅长官期间,哪些亚洲文明交流方面的活动令您印象特别深刻?

近藤诚一:亚洲各国在漫长的历史中互相影响,互相学习,形成了以共通性为底色又各具独特性的文化。期待亚洲文明对话在尊重各自独特性的同时,对于互相影响、互相学习的历史也加以重视,并将这种态度延续至未来。

担任日本文化厅长官期间,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东亚文化之都”活动。2011年,在奈良举行的第三届日中韩文化部长会议上,我作为日本文化厅长官提议引入文化都市制度,促进日中韩交流。具体内容是,效仿欧洲的文化都市制度,每年在日中韩各选一个城市作为文化都市,宣传各自的传统和当代文化,同时进行人员交流。这一提议得到中国和韩国的赞成。经过三年的筹备,2014年日本横滨、中国泉州、韩国光州被选为第一届东亚文化之都。2017年,东亚文化之都活动达到小高潮,日本京都、中国长沙、韩国大邱当选。那一年,京都举办了涉及传统文化和现代艺术的各种活动和展览,长沙和大邱的市长也来到京都共襄盛举。

多让外来者亲身体验亚洲文化

《参考消息》:亚洲文明如何扩大在全球的影响力?

近藤诚一:亚洲要在各个领域增强竞争力,需要在加深专业性的同时,具备向世界传递信息的语言能力、沟通能力、创业能力、经营能力等等,以及广泛的修养。比如日本政府应经济界的要求,决定引入新的大学制度,将以前的职业大学和四年制大学结合起来成立了“专门职大学”。目标就是培养具有全球化的知识,同时有具体的专业技能的人才。目前开设了以设计、时尚、动漫等为主攻领域的时尚专门职大学。今后在医疗、福利、高新技术等方面都可以成立这样的大学。

在欧美看来,亚洲文化不那么好懂。那么,要向欧美乃至世界介绍亚洲文化,一方面我们自身要学习表达方式,另一方面要让亚洲以外的人来亚洲居住,与这里的人共同生活,接触这里的文化遗产和自然,来亲身体验亚洲文化。对于政府和民间交流都非常重要的是,让尽量多的人到亚洲来,不是一周十天的观光旅行,而是到这里来居住和从事创作活动,与亚洲的艺术家交流。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努力去思考要如何来表达所体验到的文化,他们的表达和传播也许更容易得到世界范围的理解。

《参考消息》:有观点认为日本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终点,您如何看待今天“一带一路”倡议在促进亚洲文明对话上的潜力?

近藤诚一:文明和文化都不是任何一个国家从零创造的,是通过在世界上持续交流、互相影响中形成的。比如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文化从欧洲、中东、印度、中国、朝鲜半岛传到日本,日本进行了各种吸收,加入自己的元素,成为日本独有的文化。文化的传播也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不断流动的。亚洲文明有共通性,也都各有独特性。期待亚洲文明的各组成部分互相尊重各自的独特性,同时积极思考互相影响的历史,互相学习,互相予以良性刺激,期待在各种文化交融之中,亚洲文明得到进一步发展。

完善制度扩大亚洲文明影响力

《参考消息》:作为外交官出身的文化厅长官,您认为亚洲以外的文明在传承和发挥影响力方面,哪些方面尤其值得亚洲借鉴?

近藤诚一:法国在发挥文化影响力上做得非常成功。这首先是因为法国人自身非常重视文化和历史,政府也非常支持。法国的文化事业预算达到政府整体预算的1%,而日本只有0.1%。政府整备环境,建立制度,培育民间力量。这是日本应该向法国学习的地方。

当然,日本也有做得不错的方面,比如日本在战后不久就建立了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尊重文化,保全和修复文化遗产,并将文化遗产分为有形遗产和无形遗产。尤其是无形文化遗产方面,传统艺能演出的传承者,比如歌舞伎、能剧演员,以及传统工艺的职人等,日本将他们称为“人间国宝”。我认为日本战后不久就制定了这一制度并一直持续,是值得自豪的。法国在25年前也效仿日本制定了类似制度。

我还牵头成立了一个“人间国宝”之会,包括被授予日本“人间国宝”头衔的传统工艺和传统艺能传承者各59位。其中很多人都已是高龄人士,一年聚在一起两次,讨论如何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以及如何跟其他有类似制度的国家的传承者进行交流。比如跟法国之间,去年11月在巴黎举办了“日本主义2018”展览,日本各种文化团体都前往参展。今后打算每年举办一次这样的“人间国宝”大会。我觉得这种制度可以在亚洲乃至世界进一步推广。如果跟中国之间也能举办就好了。

亚洲文明有谦虚的特征,但在全球化竞争激烈的时代,必须努力充分向世界展现自身的魅力。比如“人间国宝”传承者们,大家都在谦虚地磨砺技艺、加深自己的专业,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没有出来宣传自己,所以在发挥影响力上亚洲还有很多课题。(作者为本报驻东京记者)

(2019-05-14 13:37:53)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