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00:35: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马尔帕斯就任世行行长之后,世行的政策至少不是“美国不优先”。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马尔帕斯应该也不会逆转世行已有角色。而对应这两个“不变”,世行也有可能出现两个“要变”。

栏目主持:李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国际政治经济学、中国经济外交、美国国际经济政策。

本期执笔:张梦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经济外交项目组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经济外交、金融外交。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2019年3月14日,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确认,大卫·马尔帕斯成为下届世行行长唯一提名人选,执行董事会将在未来数日对候选人进行正式审核,预计将在2019年春季会议前完成新任行长遴选流程。此前1月7日,世界银行突然宣布时任行长金墉将于2月1日离职,同时世行CEO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将出任临时代理行长。根据世行公布的遴选流程,新行长的提名时间为2月7日至3月14日,提名期限结束后,世行执行董事们会从中选出最终入围的3位候选人,并对其进行面试,然后确定新一任行长人选。金墉的辞职给予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世行行长候选人的机会。外界曾猜测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总裁兼CEO沃什本、百事公司前CEO英德拉·努伊等可能会被特朗普提名为下一任世行行长候选人。最终经过遴选,特朗普于2月6日下午在白宫宣布提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大卫·马尔帕斯。

栏目主持:李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国际政治经济学、中国经济外交、美国国际经济政策。

本期执笔:张梦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经济外交项目组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经济外交、金融外交。

参考消息网3月19日报道 2019年3月14日,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确认,大卫·马尔帕斯成为下届世行行长唯一提名人选,执行董事会将在未来数日对候选人进行正式审核,预计将在2019年春季会议前完成新任行长遴选流程。此前1月7日,世界银行突然宣布时任行长金墉将于2月1日离职,同时世行CEO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将出任临时代理行长。根据世行公布的遴选流程,新行长的提名时间为2月7日至3月14日,提名期限结束后,世行执行董事们会从中选出最终入围的3位候选人,并对其进行面试,然后确定新一任行长人选。金墉的辞职给予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世行行长候选人的机会。外界曾猜测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总裁兼CEO沃什本、百事公司前CEO英德拉·努伊等可能会被特朗普提名为下一任世行行长候选人。最终经过遴选,特朗普于2月6日下午在白宫宣布提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大卫·马尔帕斯。

曾任特朗普竞选团队经济顾问

马尔帕斯在科罗多大学获得物理学学士学位,在丹佛大学获得MBA学位,且曾在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学习国际经济学,掌握西班牙语、俄语和法语三门语言。他履历丰富,涉政界、金融界、商界。马尔帕斯自2017年8月出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主管国际事务,是负责美国经济外交事务的核心官员之一,代表美国出席七国集团(G7)、二十国集团(G20)、世界银行(WB)、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部分会议,并且参与了多轮中美贸易谈判。马尔帕斯曾在里根政府中担任负责发展中国家事务的财政部副助理部长,在老布什政府中担任负责拉丁美洲经济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在这两个职位上,他参与了1986年减税、拉美债务危机、美国政府的多边外交等事务。他还曾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担任税务和贸易高级分析师,在美国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中任职。另外,马尔帕斯曾在贝尔斯登任首席经济学家长达15年,在包括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等非政府组织和诸多营利实体的董事会中任职。可以说,相比于其作为医学专家的前任金墉,马尔帕斯具有非常丰富和老道的政商双重经验。

但是,马尔帕斯对多边组织的态度令外界十分担忧。他曾多次表示对多边主义的怀疑和批评,指责世行消除全球贫困的使命乏善可陈,并曾经参与讨论过取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马尔帕斯曾通过世行这些多边组织向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施加来自美国的地缘政治压力。另外,马尔帕斯是特朗普在国内外政策上的拥趸,此前,马尔帕斯是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中的经济顾问,为其竞选活动筹集资金。特朗普宣布提名后表示,期待马尔帕斯能够保证世行的资金“服务美国利益,捍卫美国价值观”。马尔帕斯若当选世行行长,是否会令世行转向“美国优先”,是否会改变世行对气候变化等议题的态度,这同样让人感到不安。

马尔帕斯当选并无悬念

虽然世行因上述因素,并未对马尔帕斯的提名表现出热情的欢迎,但马尔帕斯的赢面依然很大。首先,马尔帕斯要当选行长,必须经过世行执行委员会的同意。该委员会有25个成员,美国的投票权占比最高,将近16%,欧盟投票份额合计将近26.5%,日本将近7%,三方投票权之和已超过50%。其次,美国与欧洲之间长期存有一个惯例,即由美国提名的候选人担任世行行长,而欧洲则把持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职。自世行建立以来,12任世行行长均是由美国提名的候选人担任(详见表1)。美国总统的提名尚未出现董事会不认可的局面。上述两点基本已经可以保证马尔帕斯的当选。除此,针对外界的担忧,马尔帕斯多次发表正名言论,并在全球展开了拜票之旅。在过去一个多月,他前后与数十位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领导人会晤,包括中国、英国、法国、日本、韩国、加拿大、德国和意大利等。

表格1 世界银行历任行长基本情况

表格 1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公开信息)

马尔帕斯有过一个竞争者。2月20日,黎巴嫩投资银行家齐德亚·哈耶克发布推文称,黎巴嫩将提名他为世行行长候选人。他还发布了黎巴嫩财政部的提名信。齐德亚·哈耶克和马尔帕斯一样,履历涉及政、商、金融,他自2006年以来一直担任黎巴嫩最高私有化委员会秘书长,是联合国PPP工作组副主席(日内瓦),曾在贝尔斯登任高级董事总经理。另外,哈耶克熟悉11种语言。黎巴嫩的提名意味着哈耶克成为了马尔帕斯逐鹿世行的首位竞争者。但是,3月4日,黎巴嫩撤回了对哈耶克的提名。哈耶克表示,此举是出于“其他政府的压力”。黎巴嫩财政部的一位官员则表示,在世行提名委员会登记之前,黎巴嫩就已撤回了对哈耶克的提名,没有遭受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压力。3月14日,候选人提名时间截止,期间再无一个国家提名行长候选人。不出意外的话,马尔帕斯将当选下一任世行行长。

世行将向何处去

马尔帕斯作为唯一提名候选人的局面直接削弱了世行高层遴选流程的合法性。近年来,非西方国家通过提名行长候选人,努力推动世行高层遴选过程的公平性,提升其透明度。奥巴马提名的前任行长金墉是无政界金融界背景的韩裔美国学者,其中就颇有一丝妥协的意味,且金墉作为候选人受到了来自尼日利亚和哥伦比亚的挑战。本次黎巴嫩的提名响应了这一趋势,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令人有些失望,非西方国家的改制努力就此蒙上阴影。被撤回参选资格的哈耶克直接表示,让其他人参选可以为世行的遴选程序提供更多合法性,世行应该摆脱美国总统任命行长的惯例。全球发展中心副总裁欧文·巴德表示:“世界银行董事会成员一再承诺关键职务的国际任命是公开、择优的过程,他们未能履行这一承诺,这令人沮丧。”他甚至表示,马尔帕斯参加的是加冕仪式,不是公平竞争,这对世行的发展是一大挫败,是世行棺材板上的一个钉子。

高层遴选流程问题背后是治理结构中新兴发展中国家的权力问题。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发展中国家积极争取在世行的权力,推动世行治理结构的改变。发展中国家的改制努力在投票权问题上取得了一定成果。2010年4月,世行通过了投票权改革方案,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了3.13%的投票权,使发展中国家的总体投票权提高到了47.19%。中国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了4.42%,超越德国、英国与法国,成为世行第三大股东国。除中国外,土耳其、墨西哥、希腊、巴西、印度、韩国等国的票数也有增加。2018年4月,中国的投票权再次提高,达到5.7%。不过,美国在两次改革中都维持了其15.85%的投票权,投票权下降的是日本、德国、法国和英国。

因为世行的重大事项要得到85%以上的票数才能通过,所以美国依然握有一票“否决权”,发展中国家并未撼动美国的主导地位。此次世行行长遴选最终只有马尔帕斯一人提名,可见发展中国家对以美国为主的发达国家的权力挑战态势出现了逆转。虽然目前马尔帕斯为了获得各股东支持,对特朗普及其主张有一定程度的疏远,但是马尔帕斯就任世行行长之后,世行的政策至少不是“美国不优先”。在现有的权力结构框架下,不是“美国不优先”,其实质上就是 “美国优先”。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马尔帕斯应该不会逆转世行已有角色。气候变化对发展中国家影响很大,且发展中国家缺乏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资金和技术。世行致力于发展,力求消除贫困,自世行第七任行长巴伯·B·科纳布尔(1986.7—1991.8)起,世行就开始关注气候变化问题,可以说世行该在该领域的角色是其一大传统。金墉辞职的原因被认为是与特朗普在某些问题上有重大分歧,外界通常关注的是两者对待气候变化问题的不同立场。特朗普上任之初就退出了《巴黎协定》,而帮助数百万因气候冲击、冲突和暴力而流离失所的人,是金墉任内推出的创新金融工具的主要目的之一。马尔帕斯被提名后,欧洲国家,如法国也十分关注其在气候治理方面的态度和主张。气候变化问题可能成为马尔帕斯任世行行长之后最引人注目的领域,目前,马尔帕斯也不断表态,认为世行在气候变化方面的角色不应该出现重大转变。

对应上述两个“不变”,世行可能会出现两个“要变”。首先,与潜在的“美国优先”政策一脉相承,马尔帕斯就任之后,可能会给一些发展水平较高的发展中国家制造贷款障碍,提升其贷款成本。在2018年,马尔帕斯就推动完成了世行130亿美元的增资计划,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程度较高的发展中国家贷款成本上升。此前在特朗普的阻挠下,这项增资计划一直未能实现。马尔帕斯多次表示,发展中国家从世行等多边机构中得到的贷款已经够多了。考虑到其立场及中美之间的紧张气氛,马尔帕斯可能会“刁难”这些发展中国家。

其次,马尔帕斯任内,世行可能会将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更多注意力转移到更贫困国家。自第二任行长约翰·J.麦克罗伊(1947.3-1949.6)起,世行的任务就从“重建”转向了“发展”。通过向发展中国家、私营公司和金融机构提供贷款,世行积极推动贫困国家和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水坝、电网、灌溉系统和道路等。虽然在近一代人的时间里,世行的资本、机构重组和改革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是世行工作的重点。随着马尔帕斯增加对发展程度较高的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成本,世行要维持其目前的基础设施建设成绩,就必须把注意力更多地转移到更加贫困的发展中国家。

而对于马尔帕斯上任之后,世行在履行其宗旨的方式上是否会有重大创新,世行的改革进程是否会有实质性推进,世行如何应对来自其他多边发展机构的挑战,这些都还有待观察。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