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5 00:41: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作者:毕亚娜
核心提示:酝酿自冷战末期的“普通国家化”战略,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日臻成熟,世界范围内日本的国家形象愈加正面、积极,但由于其在历史问题上的逃避与反复,日本在亚洲地区的国家形象跌至低谷。

“普通国家化”战略时期日本国家形象的构建路径

1. 提振经济与积极追求“普通国家化”战略目标

上世纪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提振经济的政策。在社会问题愈益突出,经济提振效果乏力等难题的困扰下,经济问题成为日本难以解决的结构性困扰。为改善经济萧条的局面,1992年日本政府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从1992年8月至2000年10月期间,日本政府共实施了9次经济刺激对策,景气对策支出规模高达129.1万亿日元。与此同时,日本政府着眼于完善长期经济发展结构,积极推进社会经济的结构改革,规范金融体制,扶植第三产业的发展。通过一系列改革,日本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经济产业结构,为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此外,酝酿修改和平宪法,摆脱战后体制的束缚,仍是这一时期日本构建“普通国家化”战略的重要手段。90年代初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与自民党政调会长三冢博等人相继提出修改和平宪法的主张。此后,日本政界与媒体界踊跃提出各种不同的修宪方案,“宪法调查委员会”等围绕修宪问题的团体应运而生。在主张积极修宪的安倍第三次连任后,日本修改宪法的具体进程大大加快。

2. 正面、积极国家形象的塑造

战后日本积极塑造良好的国家形象。对外改变战争侵略者形象,努力塑造环保与文化大国形象,提升“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对内打造廉洁、高效的政府,在全球获得良好口碑。“普通国家化”战略阶段,日本国家形象的塑造在延续前一阶段经验的基础上,进入主动构想与建设阶段。作为国家形象塑造最重要的途径——对外经济援助,表现出了战略性倾向,日本ODA大纲作出调整,首次允许对其他国家军队提供“非军事目的”援助。

此外,“酷日本”文化战略使日本的对外文化宣传开始具有了体系性。2002年文部科学省文化厅发布了《第一次文化艺术振兴基本方针》,2009年日本政府第一次在政策层面使用了“酷日本”一词,次年民主党政权公布了其经济增长纲领《新增长战略——“神采奕奕的日本”复活方案》,2011年日本知识产权战略本部发布了《知识产权推进计划2011》,首次明确了“酷日本”战略的具体目标。2012年安倍内阁以内阁总理大臣决议的形式成立由“酷日本”战略担当大臣担任委员长的“酷日本推进会议”。在政府的推动和产业界的努力下,“酷日本”战略在传递日本魅力、构筑日本形象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3. 历史问题“流于表象”的策略性退让

进入新世纪后,日本国家形象塑造在国际社会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影响。但与之相对,因历史问题、领土争端问题等,日本与邻国的争端却愈发加剧。21世纪初,因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与历史教科书修订等问题,日本与中韩关系一度降至“冰点”,历史问题成为新时期日本塑造国家形象难以跨越的阻隔。

随着日本追求“普通国家化”步伐加快,力求“摆脱战后体制束缚”的国家主义高涨,日本急于摆脱“自虐史观”的努力与东亚邻国对其正视历史问题的强烈要求,变化成结构性难题。“出于国家利益考量而维持表面友好”的策略性退让成为日本政府的应对范式。在日韩邦交正常化50周年之际,两国政府意图通过双方的策略性退让而一举解决慰安妇问题。但日本政府的“表面友好”并没有得到韩国民众的普遍认可,2016年9月盖洛普在韩国的民意调查显示认为“应该再协商”的调查者比重高达63%,日韩间的“慰安妇风波”并未因一纸协定而平息。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