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5 00:41: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作者:毕亚娜
核心提示:酝酿自冷战末期的“普通国家化”战略,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日臻成熟,世界范围内日本的国家形象愈加正面、积极,但由于其在历史问题上的逃避与反复,日本在亚洲地区的国家形象跌至低谷。

编者按:战后日本实现了从战败国到“文明国家”形象的转变,进入新世纪后其国家形象排名居于世界前列。在2005年至2014年间,英国广播公司(BBC)委托国际调查公司GlobeScan针对国家影响力进行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日本的正面国家形象排名长期稳居前六名,日本成为国民高素质、产品高质量、发展高水平的典范。战后70余年日本国家形象的构建及经营以显而易见的方式影响着对外关系。针对战后日本国家形象的巨大转变,探究其国家形象的演进历程,剖析其国家形象构建路径是本文主要研究目的。

作者:毕亚娜,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

参考消息网2月15日报道 酝酿自冷战末期的“普通国家化”战略,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日臻成熟,日本的国家战略进入“破旧求新”的新阶段,国家形象构建进入了以主动塑造为中心的时期。一方面,世界范围内日本的国家形象愈加正面、积极;另一方面,由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逃避与反复,使其在亚洲地区的国家形象跌至低谷。

“普通国家化”战略时期日本的国家形象

1. “经济失去的二十年”与“正常国家化”

冷战末期,日美间的矛盾因经济摩擦而激化。冷战结束后,克林顿政府将拥有强大经济实力的日本视为美国最大的威胁。然而,这一判断并未成为现实。90年代初期,日本经济泡沫崩溃,陷入长期萧条。与此相反,掌握信息技术命脉的美国重新掌握了国际经济的主导权。

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的平均增长率为1.75%,通货膨胀率为0.57%,90年代下半期日本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失业率在1991年初达到战后最高水平4.9%。进入21世纪后,日本经济在缓慢的复兴与危机中浮沉不定,国民生活中众多经济问题激化,加之日本对外的高调宣传,“经济失去的二十年”虽颇受争议,却成为冷战后人们对日本国家经济的普遍印象。

在经济提振难以推进、国内矛盾积累日益严重的情况下,以摆脱战后体制为目标的“正常国家化”战略成为日本政府疏解压力的着力点。“普通国家”成为日本政府主动塑造并积极对外传递的国家战略。进入新世纪后,面对中国经济实力的迅速增长,“普通国家化”战略塑造的政治、军事大国形象被赋予了维持日本东亚主导者地位的新内涵。

2. 名列前茅的“积极”国家排名

2014年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公布了本年度“全球和平指数”排行榜,对162个国家与地区的国内外争端、犯罪和恐怖袭击的危险性、政治的稳定性等“和平指数”进行量化排序,日本位列第8。长期以来,排行榜的前10位国家中北欧国家占据半数,而亚洲国家则仅含日本。报告认为日本内政稳定,暴力犯罪、暴力示威及杀人率等指标均为世界较低国家;尊重人权,法律严格禁止携带枪支,战后政局一直相对稳定;军费占GDP的比例较低。2007年4月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调查显示被调查的27个国家中日本形象稳居世界第一。同年,就美、英等12个国家对世界的正负面影响,BBC对27个国家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日本高居第二位。BBC的国家影响力调查,从2005年调查发起到2014年为止日本一直稳居前六位。文明、干净、安全、廉洁等正面、积极的国家形象已成为各国对日本国家形象认知的主流。

3. 挥之不去的侵略者标签

冷战中并未凸显的历史问题,在冷战结束后却成为了日本与邻国外交的论争焦点,并在进入21世纪后转化为绑架其邻国外交的结构性束缚。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曾根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受到中国抗议,随即终止了参拜活动。进入21世纪后日本政界保守主义倾向加剧,以小泉、安倍等为代表的政治家一再参拜靖国神社,否定“慰安妇”存在的事实,发表“侵略战争未定论”等不负责任的政治言论,使日本与邻国关系,尤其是与中韩两国的关系一再陷入低谷。

据2013年日本言论NPO与《中国日报》共同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92.8%的中国人回答对日本“印象不好”,跌至2005年调查开始以来的对日本好感度数值的最低值。在冷战后近30年的时间里,不乏村山富市、河野洋平等勇于承认侵略历史、致力于推进日本与亚洲邻国关系和解的政治家,但部分政治家一再反复的不负责任的历史态度为日本自身贴上了挥之不去的侵略者标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