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4 00:33:0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作者:毕亚娜
核心提示:1952“旧金山和约”生效,日本作为独立国家重返国际社会。日本推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吉田路线”,创造了“世界第一”的经济奇迹。这个时期,日本国家形象的认知与构建是在经济困境与增长中孕育新生的。

编者按:战后日本实现了从战败国到“文明国家”形象的转变,进入新世纪后其国家形象排名居于世界前列。在2005年至2014年间,英国广播公司(BBC)委托国际调查公司GlobeScan针对国家影响力进行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日本的正面国家形象排名长期稳居前六名,日本成为国民高素质、产品高质量、发展高水平的典范。战后70余年日本国家形象的构建及经营以显而易见的方式影响着对外关系。针对战后日本国家形象的巨大转变,探究其国家形象的演进历程,剖析其国家形象构建路径是本文主要研究目的。

作者:毕亚娜,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1952年“旧金山和约”生效,日本作为独立国家重返国际社会。日本推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吉田路线”,创造了“世界第一”的经济奇迹。这个时期,日本国家形象的认知与构建是在经济困境与增长中孕育新生的。

“经济中心”战略时期日本的国家形象

1. 奇迹般的“经济大国”与唯利是图的“经济动物”

获得独立后的日本以“吉田路线”为国家战略,大力发展经济。1968年日本超过西德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近20年后的80年代日本经济进入了令世界瞠目的“日本第一”的鼎盛时期。但同在这些年,因公害问题和经济至上带来的负面形象亦在加剧。

上世纪60年代,日本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四大公害事件,因公害发展速度迅猛,程度恶劣,日本被冠以“公害列岛”等恶名。随着日本经济扩张的深入和影响力的增强,东南亚各国在认可其经济大国地位的同时,也出现了对日本“丧失精神的经济动物”等批判,70年代累积已久的对日反感集中爆发,东南亚出现了反日浪潮。1974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东南亚,在多国遭遇了反日示威。

日本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引起了欧共体的防范与恐慌。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因在访问欧洲时大力推行“推销外交”,而被戏称为“半导体推销员”。与此同时,日美经济摩擦加剧,日本对美国的汽车出口成为日美关系的“定时炸弹”。1987年民意调查显示69%的美国人认为日本从事不公平贸易。同年4月因东芝向苏联出口机床事件引发了美国对日本单纯追求经济利益的不满。1989年一批敲打日本的美国专著相继面世,“日本威胁论”等论调甚嚣尘上。

2. “和平国家”与“不作为的取款机”

战后和平主义思潮在日本社会成为主流。日本不仅在国内极力控制自卫队规模,同时也在发挥海外军事影响力等方面极其慎重,相当长的时期内“专守防卫”被作为其防卫政策的基本原则。

在冷战两大阵营对立的国际环境下,面对美国多次加强防卫力量的要求,日本以“弱者的恐吓”加以回避,并通过提供综合安全保障经费等方式表示对西方的防卫贡献。

1961年日本拒绝了联合国提出为黎巴嫩维和行动派遣人员的请求,因战后体制所限的政治矛盾初现。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专注发展“经济外交”的日本受到了巨大冲击,不介入中东战争与通商外交并没有使其成为阿拉伯国家认可的“友好国家”,日本首次强烈地感受到经济外交难以与国际政治相分离,其国家战略转换的思想开始萌芽。

80年代末,美国对日本在军事上“搭便车”、经济上“大发横财”的行为批评愈重。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日本尽管提供了巨额拨款却仍受到“不作为的取款机”的批评。“只要不与其他国家发生争端、不参与他国间的争端,就会被国际社会称赞为和平主义典范”的理想主义被打破,纷繁复杂的世界形势使日本难以再“独善其身”。

3. 尴尬的“亚洲一员”与憧憬的“西方一员”

1957年岸内阁发布了第一本外交蓝皮书《我国外交的近况》,提出“以联合国为中心”“与自由主义各国相协调”“坚持亚州一员立场”的“外交三原则”。战后日本力图以外交“三原则”为基准,构筑“三位一体”的国家形象。东南亚是日本塑造“亚洲一员”形象的重点区域,日本利用战争赔偿的契机,密切与东南亚的经济联系。但因与中韩等国关系龃龉,日本“亚洲一员”国家形象的塑造与认可变数颇多。1952年由美国主导的片面媾和将中韩等受害国排除在外,为日本与东亚邻国间的矛盾埋下了伏笔。很长时间内,中日、韩日之间因外交立场与历史问题等相互对立。

相较于“亚洲一员”形象的构建,日本“西方一员”形象的塑造则颇有成效。1964年日本加入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并将此作为其自由主义国家一员的身份被欧美国家认可的标志。东京奥运会与大阪世博会成功举办,使日本国民自信心大振,“日本不再是战败国、而是发达国家的一员”。1977年外务省民意调查显示日本在美信任度高达46%。1981年《日美联合声明》发表,首次写明日美关系是“同盟关系”,日本作为“西方阵营的一员”又向前迈出一步。但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增强,其与西方国家之间经济摩擦加剧,“日本异质论”等批判的声音开始出现。日本陷入了“徘徊”在东西方之间的尴尬境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