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11:32: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作者:栗硕
核心提示:日本近三次众议院选举与以往相比,地方势力政党在议会选举活动中表现得较为活跃,并具有三大特点。

编者按:日本实行议会内阁制,首相由国会选举产生,众议院与参议院出现分歧时,以众议院意见为准,因此众议院选举在日本也被称为“大选”或“总选举”。众议院议员每4年选举产生一次,首相拥有提前解散众议院的权力。2012年12月16日,日本举行第46届众议院选举,自民党于上届大选失败后重新取得胜利;12月26日,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组建了自民党与公明党联合政权。自此,安倍政权基本保持了长期稳定的运作。2014年12月14日与2017年10月22日,日本分别举行了第47届与第48届众议院选举。两次大选后,自民党均维持了众议院解散前的优势地位。对比分析日本近三次众议院选举的特点,可以从政党政治的角度探究安倍长期执政的原因,并在此基础上可以研判日本政治生态的未来发展趋势。

作者:栗硕,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博士生

参考消息网2月12日报道 政党指由具有共同政治目的的人组织而成的团体,是议会运作的基本单位。在日本,政党一般区分为国政政党与地域政党两大类。国政政党的活动舞台为国家议会,《政党助成法》《公职选举法》等法律规定“必须拥有5人及以上国会议员(众议员或参议员),或者必须在最近一次国政选举中获得2%及以上的得票率”;达到上述条件,可以拥有获得国家资助以及推举候选人等方面的特权;未能达到上述条件的一般被称为“政治团体”。地域政党是指在一定区域范围内活动的政党,其政治舞台一般为都道府县或市町村的地方议会。日本近三次众议院选举中,以地域政党为基础或以地方首长为核心的地方势力积极组建国政政党,在国家议会层面上表现得愈加活跃。

日本第43届大选(2003年11月)结束后不久,国政政党基本收缩至自民党、民主党、公明党、共产党、社民党五个传统政党;然而,2012年第46届大选前夕,国政政党已增加至16个。而后,经过进一步合并,申请参加第46届大选的国政政党减至12个;其中,日本维新会、日本未来党等地方势力政党表现较为活跃。

2012年9月,以地域政党大阪维新会为母体的国政政党日本维新会成立,时任大阪维新会代表、大阪市市长的桥下彻任党代表,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任干事长;11月,表示要辞去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与保守系议员平沼纠夫组建太阳党,随后并入日本维新会。另一方面,以滋贺县知事嘉田由纪子为党代表在第46届大选前夕成立的日本未来党,除了将小泽一郎派系作为主要成员之外,也吸收了地域政党“减税日本”等左派势力。此外,以北海道地区活动的地域政党“新党大地”为母体而成立的国政政党“大地·真民主党”,于大选前夕更名为“新党大地”参与了竞选。

与以往历届众议院选举相比,第46届选举中的地方势力政党表现得异常活跃。然而,从选举结果及后期发展来看,地方势力政党并没能对国政产生较大影响。大选结束后,日本维新会由大选公示前11席增至54席,日本未来党由公示前61席降至9席,新党大地仅仅获得1席。

2012年第46届大选结束后,地方势力政党进一步分解,部分政党因未能达到条件而成为政治团体。2012年12月28日,日本未来党内部发生分裂,原代表嘉田由纪子等人出走后,以小泽派系为主体成立了生活党。2014年7月,日本维新会因桥下彻派系与石原慎太郎派系出现严重分歧而解体;8月,石原派成立了次世代党;9月,桥下派与连结党合并成立了维新党。各地方势力政党成立时间较短、且成员混杂,均未能形成较为统一的政治观念与竞选纲领;与此同时,安倍突然宣布解散众议院的做法,使得地方势力政党在应对选举方面更加措手不及。2014年12月第47届大选结束后,嘉田派势力淡出国政舞台;生活党由公示前5席减至2席;次世代党由19席减至2席;维新党由42席减至41席。另外,以名古屋市市长河村为代表的地域政党“减税日本”在爱知县拥立的2名候选人也全部落选。地方势力政党在第47届大选中均以失败告终。

第48届大选期间,地方势力政党再次活跃起来,其中尤以希望党的表现较为突出。2017年9月25日,希望党以地域政党“都民第一之会”(由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创建)为支援基础成立;9月28日,民进党决议并入希望党;10月3日,枝野幸男等反对并入计划的民进党议员成立了立宪民主党。另一方面,维新党于2015年发生分裂,原大阪系议员重组后更名为“大阪维新会”;2016年8月,该党再次更名为“日本维新会”。第48届大选结束后,希望党由公示前57席降至50席;日本维新会由14席降至11席。

近三次众议院选举与以往相比,地方势力政党在议会选举活动中表现得较为活跃,并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以发源于关西地区与关东地区的势力为主。日本维新会以关西地区为主要支撑,在近三次大选中确保了一定的席位,其政策主张通过国家议会的平台在全国范围内宣传。石原慎太郎、小池百合子则是以关东地区为主要支撑,通过成立国政政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政策推广;而脱胎于日本其他地区的政治团体则较难在国政选举中取得议席。

第二,部分传统政党议员在大选期间脱离原政党后加入地方势力政党,以期借助其知名度及支援基础谋求保住议员席位。日本维新会(维新党)、希望党等地方势力政党在成立之初,其国会力量的构成便主要来自于传统政党议员的加入;选举过程中,上述议员被地方势力政党推举为候选人,以期借助该政党在地方上的支援基础来确保再次当选。

第三,地方势力政党成立之初便吸纳了较多为了赢得议席而仓促加入的国会议员,大选结束后容易因内部意见分歧而发生分裂。日本维新会自成立以来,多次发生分裂与重组;希望党在第48届大选结束后,内部也多次发生意见冲突,分裂征兆逐渐显露。2018年4月,希望党发生分裂,其中大部分议员与民进党部分议员组成国民民主党;新成立的希望党在众议院则只剩2个席位。总之,地方势力政党的活跃表现,造成了近年来在野党成员难以凝聚的局面,从而也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安倍政权的长期运作。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