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29 18:32:22 来源:东北亚学刊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日本在此轮关涉朝核问题的外交博弈明显被边缘化,遭此境遇缘于2012年安倍力推对美一边倒,抗华一根筋,近俄一头热及恶朝一条道的外交摆布。

日本战略精英在另谋外交活路,以应对不靠谱的特朗普从背后“捅刀子”上,确实提出一些新思考,其代表性观点:一是建议日本在“维持日美同盟的同时,与中国建立新型关系”,建构“日美同盟+日中磋商”格局。二是认为“日本必须超越之前仅仅‘支持美国主导秩序’的模式,在地区秩序构建中扮演更独立角色”,使“与中国的持续接触,成为构建新秩序的基础”。三是建议日本参加中俄“东方-2019”联合军事演习。

上述战略精英的言论,具有“东向外交”思维与内核。要言之,即要驱动日本对美、对华之外交两轮,实现东北亚乃至亚太外交的平衡,以增大外交自主及回旋。由此可见,“东向外交”思维是在对特朗普政府发出政治信号,亦即为防患美国“背叛”同盟关系而未雨绸缪——东京亟图盘活日中外交枯棋,激活日俄僵尸外交,跻身朝核外交核心。不难看出,战略精英不惟思考日美关系,而将日美中、日俄中关系纳入视野。

“东向外交”思维敏锐地捕捉到了亚太地缘政治中的权力之变、秩序之变、规则之变以及经济新旧动能之变;看到了国际形势百年不遇大变局牵动的国家利益大洗牌及其引发的力量重组。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沉闷僵化的东京决策层围绕外交方向调整萌发的新思考,确是一种清醒认识。然而,这也是战略界的阳春白雪,其和弥寡。从决策圈内意识形态的构成分析,亲美派及保守势力仍然掌握着不小话语权,阻力重重。

外交乃内政之延伸。庙堂之上,围绕外交调整的分歧明显,辩论激烈;吵吵嚷嚷,一傅众咻;各股势力选边站队,形成“日-日关系”;与“东向外交”思维针锋相对,政官界坚持“俯瞰地球仪外交”的势力大有人在,他们竭力鼓吹“东京外交战略应与华盛顿一致”,“中国威胁不容小觑”;“美中关系进入高风险过程”,“若重视经济而急于走近中国会有风险”。从政坛博弈及内政外交互动看,对美中展开平衡外交的抵制仍有市场。

安倍晋三兼具“现实主义者和保守政治家两副面孔”。现实主义者是指安倍认识到,“日中国力差距进一步扩大”;“长远考虑日本安全和经济利益,改善对华关系是当务之急”。保守主义者则指安倍在诸如历史认识、修宪强军、领土争端、航行自由等“国家利益”上,仍“希望通过对华示强彰显存在”。对此,即便二阶俊博和福田康夫等“知华派”亦不讳言,日中仍面对历史认识、相互认知和立场差异问题;中日关系改善在路上。

究其深层原因,日美关系是“势合形离”,因为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轴心。相反,中日关系虽走出谷底,升温转圜,毕竟是“形合势离”。受国内保守势力牵制,外交决策层对当前国家风险的认识,仍定性于“中国霸权化和美国不可靠的双重风险”。可见,安倍首相时隔7年访华,虽融雪破冰,但对发展中日关系的长远定向,与1972年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田中角荣、1978年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福田赳夫之大手笔,不可同日而语。

实质上,战后东北亚安全秩序姓“西”而不姓“东”。美日、美韩两大军事同盟结成锁链,形成冷战型军事对峙。中俄朝虽在反对霸权主义、抵制冷战思维、力推经济合作、反对穷兵黩武等方面,相互呼应,彼此声援,仍难突破东北亚的冷战坚冰。即便在冷战后,韩国仍走不出“安美经中”——安全上靠“山姆大叔”,经济上靠“中国大妈”的峡谷。而今,日本虽看到“安美”单行道的崎岖狭窄,其外交调整能有多大幅度呢?

经济合作方向明确。日本致力于培育与美国竞争对手的经济关系。2018年7月签署的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即为其例。此外,中日将携手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息高速公路建设”。为改进基于自由与规则的贸易环境,保持亚太经济一体化动力,两国对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及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的认知差距也在缩小,在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中日韩FTA)上渐聚合力。为构建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中日将增进制造业企业在价值链上的网络协同。

中日在经济贸易领域合作空间颇大,重启经贸领域“合作”相对容易,亦能早期见效。中日关系转圜有俾于东北亚整体外交环境改善,以及增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提速。问题在于安全保障领域政策协调颇具难度。例如,如何协调推进朝鲜半岛无核化及构建半岛和平机制;又如,如何使“印-太”构想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等。但,有难度不等于不可能,有高度但非不可攀,此乃两国必须共同努力争取实现的大目标。

中日关系新气象来之不易,值得双方共同珍惜。为防中日关系呈“W型”起伏,让两国关系再掀新页,学术界较一致的观点是先“行稳”,再“致远”;“合作与协调并举”——唯如此,才能将双边关系提升新水平。为此,双方应用好战略对话渠道,切实管控和处理好各种矛盾分歧;准确把握对方发展和战略意图,切实贯彻践行“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加强正面互动,拓宽防务合作领域,丰富防务合作内涵。

自2017年以来,汉堡—符拉迪沃斯托克—北京—布宜诺斯艾利斯,中日领导人每次会晤,均是为建立新型国际关系及增强东北亚安全而作战略定向。2018年10月26日,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北京会见安倍首相时强调,两国“要开展更加积极的安全互动,构建建设性的双边安全关系,共同走和平发展道路,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惟合作方能促安全,中日合作潜力,定能产生积极影响,超越双边,对东北亚区域安全产生正面效应。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参考消息网的观点。参考消息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