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

滚动新闻

金融时报:燃煤危害中国农村公共健康

2014-07-07 11:47: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外国人看中国 责任编辑:冯灵逸

核心提示: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在中国农村每年由于使用固体燃料(尤其是含氟或含硫高的煤炭)有约40万人过早死亡,主要是妇女和儿童。

参考消息网7月7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7月4日发表题为《燃煤危害中国农村公共健康》的报道称,在陕西省南部的紫阳县蒿坪镇,居民牙黄已经成为远近皆知的事实,以至于有了专门的称呼——“蒿坪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杭州钱塘江边的高楼被雾霾笼罩。

这不仅仅是外表的尴尬,在科学上,这被称为“氟斑牙”,背后是燃煤污染型氟中毒。清华大学教授杨旭东说:“农村的PM2.5污染很厉害。以前我们认为城市空气不好,现在其实是农村更不好。”他说,包括煤炭燃烧在内的农村能源使用方式,产生的空气污染也会影响城市空气质量。

蒿坪产煤,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但当地的煤含氟量高。据陕西省政府地方病防治办公室2005年的数据,包括蒿坪镇所属的紫阳县,陕南秦巴山区中南部居民的生活燃料,主要是当地出产的石煤,含氟量在每千克2000毫克左右,这是辽宁工程技术大学齐庆杰教授同年给出的中国煤中平均氟含量的近10倍。

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王五一得出的数据显示,陕南农户室内空气氟浓度最低值是标准值的近3倍,而最高值超过标准值的97倍(国家标准浓度限值是每立方米0.007毫克)。燃煤释放的氟等有害物污染了室内空气和食品,使生活在这一环境的人群发生慢性蓄积性中毒,病症就是氟斑牙和氟骨症。

相对于氟斑牙的尴尬,氟骨病对人们生活的实际影响更大。镇上东关村的村民杨元勤(音)说:“我们这里很多人从四五十岁就开始腿疼。”对此很多当地人知道“蒿坪人骨头脆”。有些严重的患者已经出现了腿变形。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05年8月9日, 兴宁市黄槐镇公路两旁百十来座土炼铁作坊排放的烟尘导致这个地区空气污浊(2005年8月9日摄)。 采煤业是广东梅州兴宁市黄槐镇的主要经济支柱。 新华社记者摄

氟中毒也并不是唯一的燃煤引起的地方病。2001年到2003年在陕南进行的燃煤型砷中毒调查显示:煤砷检测最高值达到每千克488.1毫克。被调查的400多人中,砷中毒者近半。

除了导致中毒者皮肤损害、龟裂,砷中毒还有可能导致神经系统疾病、视力障碍,甚至损害呼吸、消化、循环、泌尿等多种人体系统,导致癌症。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在中国农村每年由于使用固体燃料(尤其是含氟或含硫高的煤炭)有约40万人过早死亡,主要是妇女和儿童。

同时,由于燃煤开采和使用的扩大,上世纪末陕南的燃煤污染型氟中毒病患开始出现上升趋势。

大量的农村居民在长时间内还是离不开燃煤。杨旭东说,10年前中国每年的农村用煤只有3000万吨,但现在已经达到每年1.9亿吨原煤。

加州伯克利大学的科克·史密斯则建议中国政府在农村推广更先进的炉灶。多年研究中国燃煤与健康问题的他提出,在中国,最简陋的煤炉从成吉思汗时代就没有改进过。现在有技术、知识和资金,到了应该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更多境外媒体报道,请见《参考消息》官方网站首页。网址 www.cankaoxiaoxi.com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高兴

  • 感人

  • 无聊

  • 搞笑

  • 震惊

  • 愤怒

  • 无奈

  • 害怕

  • 难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