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19 16:47:2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罗德里克认为,全球贸易不会大幅下滑到接近20世纪30年代的水平。跨国公司在全球供应链上投入了太多,以至于它们无法直接抽身走人。就通胀、损失的生产力和损失的利润而言,代价太大。看重是否买得到廉价商品的家庭也有强烈动机维护全球化。此外,不可阻挡的技术进步也使维系全球纽带成为可能。

然而,在全球贸易的发展路径上,已经可以看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18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使这些变化加速。然后,拜登政府努力阻挠中国进口美国的先进技术以及俄乌冲突等,都加强了这些变化。

金融发展路径也在发生类似变化。美国的跨境贷款在2011年达到峰值,然后持平了几年,2016年前后开始再次增长。美国新增贷款的最大接受国是其北美洲和欧洲的传统盟友,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法国和德国,这表明在一个风险更大的世界里,旧联盟正变得更紧密。

对于商界领袖、决策者和工人来说,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在成本更高、压力更大的全球环境中行事。

罗德里克对以下观点持怀疑态度,即发达经济体促进制造业发展的产业政策将给工人带来诸多好处,因为其中许多经济体已经以服务业为导向,不大可能改变这一重心。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