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3 18:09:3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在COP27期间,主席国埃及没有正视这一问题,并错误地领导了谈判进程:各国无法进行对话,在全体会议召开前五分钟才得知草案最终版本,被逼得走投无路。

艰难迈出第一步

问:为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设立损失和损害基金这一决定有何意义?

答:这一历史性决定是主张气候正义的民间社会的胜利。发达国家终于响应了近30年前发出的号召。

然而,南方国家对该基金的实际运作仍然持怀疑态度。谁会从中受益?谁将做出贡献?资金来源是什么?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曾呼吁对化石能源部门的企业征税。

发达国家接受这一筹资机制,迈出了第一步,不应花几年时间才提供资金。在2023年11月举行的COP28之前使该基金投入运作这一前景将成为对恢复南北之间信任的真正考验。

问:有哪些障碍可能阻碍该基金的落实?

答:“特别脆弱国家”的提法使我们对脆弱性的定义产生疑问。面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是否应由发达国家来界定一个国家的脆弱性?根据公平原则,所有在全球变暖问题上没有责任的国家都有权获得这些资金。

在损失和损害资金的贡献问题上,发达国家强烈敦促扩大捐助者基础。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