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2 19:03:22 来源:参考消息网

美国对国际社会的立场在公然霸凌和伪善说教之间摇摆。这不是一个负责任国家的行为方式。

傲慢是帝国主义的驱动力。美国决策者傲慢地认为,他们有权也有能力按照自己的形象塑造其他国家。我们在阿富汗20年的惨败表明,这是愚蠢的。正如我们从2.3万亿美元的浪费性支出和数十万人殒命中学到的,塑造他国是行不通的。理想主义的十字军东征使我们变得更穷、更弱、更不自由。

世界上存在着真正的邪恶。这一点显而易见。但是,美国没有责任代表人类挥舞正义之剑。借用美国第六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的话说,我们不应该冒险“到国外去寻找需要毁灭的怪物”。这种追求最终会摧毁我们。许多好心人希望美国保护世界。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他们希望美国统治世界。对热爱自由的人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在国内尊重人权,却在国外践踏人权,这是虚伪的,我们不能容忍。

美国应该是一个民主共和国。但就像雅典民主政体和罗马共和政体一样,我们的精英们打算在帝国主义的祭坛上牺牲全体国民。如果我们想保持自由,就必须彻底改变我们的外交政策。默认状态应该是政治中立和经济自由主义。商品、人员和思想应该轻松跨越我们的国界。我们的军队应该足够强大,以阻止入侵和保护航运,但不是越强越好。与善意国家结盟以保护我们的共同利益是恰当的,只要它们是具体的和有条件的。最重要的是,我们与其他国家的交往应当真诚和谦逊。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