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1 17:54:5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刘天霖

在疫情期间,西方国家垄断了疫苗供应。在当前应对气候危机的行动中,一些西方国家试图限制非洲国家通过开采天然气来支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能力,同时西方国家自身却继续使用天然气。

当前的通胀挑战表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未能阻止主要大国作出的宏观经济决策的影响外溢到全球更广泛的范围,未能阻止其损害易受影响的国家。

近几个月来,美联储为抑制美国通胀而大幅加息,这将对其他国家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那些负债累累的国家。加息正在以多种方式对易受影响的国家造成打击。对非洲低收入国家的影响最大,这些国家中有60%的国家处于债务危机中,或极有可能陷入债务危机。

亟须新的金融体系

尽管这些全球性事件影响了非洲国家的命运,可是非洲国家独立选择应对方式的能力有限,部分是因为二战后建立的、如今已过时的全球经济架构。

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于1944年,旨在维护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为战后重建提供资金。但它的治理方式早已过时。

根据一项由来已久的“君子协定”,欧洲可以选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人选,而美国则选择世界银行行长人选。这些机构的投票权极不平等。拥有3.3亿人口的美国控制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约16%的投票权,而非洲54个国家(共有14亿人口)加起来只有约7%的投票权。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