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2 17:53: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专家认为,在欧洲和美国发展起来的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工具,但对巴西来说已然毫无用途,美欧再没有任何可以教给巴西的。

波什曼认为,从2016年开始,随着借贷资本的兴起,新自由主义就开始在巴西陷入停滞。他认为,今天的世界被“重新划分”为两大国家集团:一个是生产和出口数字产品的国家;另一个是进口和消费这些产品的国家,它们没有能力在国内生产,因此只得进口数字产品和服务。他说:“不幸的是,巴西和拉丁美洲恰好正处于第二集团。显然这种模式并不能给一个国家带来任何好处,而这就是我们最近看到的情况。”

波什曼表示,巴西在后资本主义背景下应该遵循的再工业化模式在于,首先应当给新自由主义金融化重新定位,把重点重新放到生产活动上。一个由政府主导的工业化概念应该包括新的进步领域,并与亚马孙地区、大西洋和外层空间密切相关。

除了面向未来勾画的工业发展可能性之外,再工业化必须从加强本国已经较为强大的部门开始。波什曼举例说明:“巴西是一个农业大国,但由于依赖外国产品,如化肥、种子和农业机械,因此依然十分脆弱。这里也是一个巴西可以内化发展的领域,而且我国已经掌握实现这一目标的技术。”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