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2 18:23: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新冠大流行和俄乌冲突是两个划时代的事件,除非俄乌冲突导致后果无法估量的核冲突,否则它们的影响从历史角度来看可能是有限的。

超全球化使供需两侧的经济效率大幅提高,并使大幅削减库存的政策和即时化技术成为可能。然而,它确实促成了一个后西方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发达国家的大部分社会主体不仅在相对权重上遭受损失,而且其中许多社会主体的实际收入甚至都有所减少。这不乏政治后果:支持保护主义回归的反全球化民粹主义的出现、移民壁垒或者说质疑世界主义并重新捍卫原始身份的壁垒,就是这些后果的清楚显现。因此,以限制相对于公民权利和自由而言的政治权力为基础的代议制民主陷入危机。

大流行和乌克兰战争揭示了这种超全球化的局限性。全球价值链中断、供应瓶颈、对原材料和基本部件的依赖性(及其脆弱性),先是由大流行造成的供应休克引起,后来又因对能源作为战争武器的使用加剧。它们将我们引向某种脱钩,这出现在全球化但又分隔开的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中,供应安全、战略储备、产业政策和地缘政治联盟等概念再次大行其道。安全与效率同等重要。世界仍然是全球化的,但现实为我们设定了一定的界限。

至于数字化,一场真正的颠覆性革命,它非常深刻地改变了经济和社会(以及政治)关系。没有回头路。未来是不可避免的数字化的,本世纪的大竞争再次集中在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和云端等领域的技术和主导地位上。最近发生的事件并没有改变这一进程。甚至还加快了这一进程的实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