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6 18:38:39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处于西方大国顶端的领导层不称职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他们是自私自利的政治阶层成员。他们最大的困难是担心在前往牛津参加聚会的途中被人发现口袋里装有可卡因,或者连日通宵学习以通过律师资格考试。

这不仅仅是英国的问题。处于“民主大国”顶端的领导层不称职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以七国集团为例。目前掌管德国的人像是在一家地区银行做到中层经理职位之后,正在尝试从事第二职业。掌管加拿大的是个孩子气的男人。意大利又在物色管理它的人。日本在过去50年里唯一真正有远见的领导人刚刚遭到暗杀。法国总统之所以两次当选,完全是因为另一个人选太可怕,他甚至无法说服选民给他一个能够合作的议会。

当然还有美国。本周的民调显示,拜登总统的支持率创下了他总统任期内的新低。引人注目的是,他已经跌破特朗普在大部分任期内勉强保持的水平。也就是说,我们连续有两位有史以来支持率最低的美国总统。

你可能认为,某种达尔文进程会起作用,会产生有着新思维、带来新希望的候选人。但并没有。拜登输掉了三次总统竞选中的两次,特朗普输掉了两次竞选中的一次。这两位前所未有的输家很可能将是2024年总统竞选的现成人选。

美国对其领导人的蔑视远远不止这两位总统。副总统哈里斯的支持率比她的上司还要低。其他任何共和党人的支持率都比不上特朗普。国会和最高法院极其不得人心。我们当然不应该误以为不受欢迎就是不称职,但看到这样的政治领导人,谁能发自内心地拒绝接受选民的评判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