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4 18:48:32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博雷利表示,对于欧洲人来说,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新的情景中。曾经很多战争发生在远离我们边境的地方。我们为战争似乎已经从我们的脑海中消失感到庆幸。但如今,我们正在经历悲剧的重演。

问:已经可以看到欧洲人对持久战的担忧。此外,美国将在11月举行中期选举,拜登可能最终在国会处于弱势地位,社会极度分裂。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欧洲会怎么做?

答:在我看来,答案应该是一样的:不管有没有美国,都应该支持乌克兰。我觉得我们欧洲人对乌克兰负有义务。与世界上任何国家相比,我们与乌克兰签订了最大、最广泛的联合协议。自克里米亚战争以来,我们已在乌克兰投资140亿欧元。如果在乌克兰遭俄罗斯入侵时我们不向前迈出一步,我们就无法声称自己是地缘政治参与者。

谁将坐在谈判桌前

问:谁将坐在未来的谈判桌前?战争刚开始不久,您就指出中国应该起主导作用。现在,您还这样想吗?

答:一件事是调解,另一件事是影响或施加压力。中国对俄罗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如果它愿意,它可以利用这种影响力。在某一时刻,我确实认为中国可以在寻求解决冲突的过程中发挥调解作用。谁会坐到谈判桌前?很明显俄罗斯和乌克兰。联合国应该发挥其作为一个伟大的多边组织的作用来推动这一谈判。也不排除欧安组织可能发挥的作用。

问:那欧盟呢?

答:当战争尚未爆发,有人谈论重新定义欧洲的安全体系架构时,我说这是一个从根本上影响欧盟的问题。因此,重新定义欧洲的安全体系离不开欧盟,我们必须也出现在那张谈判桌前。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