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2 15:11: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余诗泉
核心提示:种种迹象表明,在未来几年里,俄罗斯将不得不在可被称为“非对称两极”的国际环境中构建其外交政策。在这种环境下,俄罗斯应避免将其政策建立在“不和我们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非友即敌)的原则上。战略耐心应该成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固有特征之一。

对不曾预料到且尚未完全理解的现实的恐惧,对不明朗和日益糟糕的未来的恐惧,麻痹了意识,激活了古老的本能和反应,迫使西方各国在团结中寻求救赎。也许,芬兰和瑞典仓促加入北约的想法是由这些深层的,并非完全没有根据的恐惧和担忧决定的。

西方团结程度不断加强,这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将不可避免地持续至少几年,并将显著影响国际体系。出现一个团结的西方与多极世界的理念并不吻合,因为在一个成熟的多极世界中,美国、欧盟、日本和其他主要西方国家及其联盟应该作为独立或者至少是自主的力量中心,彼此保持动态平衡。

但西方的团结并不一定会导致沿“西方-非西方”轴心的经典模式的两极复兴,因为全球南部的许多主要国家(印度、巴西、尼日利亚、沙特等)尚不准备将自己定位为西方与非西方对抗的一部分。非西方国家围绕中国或俄罗斯的潜在集结显然不是近期的事。

种种迹象表明,在未来几年里,俄罗斯将不得不在可被称为“非对称两极”的国际环境中构建其外交政策。在这种环境下,团结的西方将仅受到一部分非西方世界的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反对,而其他部分的非西方世界将尽可能远离这场酝酿中的对抗。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