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2 13:06:55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美国国内对自由贸易和经济开放好处的强烈抵制,促使美国回避了它作为全球贸易领袖的传统角色。事实将证明,这种对全球化的远离会对美国与东盟成员国建立更有意义的关系构成主要障碍。

美国还寻求通过所谓的“四方安全对话”加强它的地区形象。“四方安全对话”意在展示可以替代中国的另一些伙伴,但它难以在该地区与中国的经济战略抗衡。

重新与该地区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接触,都将意味着拜登必须对抗目前在国内政治左翼和右翼阵营中都普遍存在的孤立主义冲动。事实上,这些冲动并不新鲜,而是有历史先例。战后美国对亚洲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一直受到经济焦虑的影响。日本战后实现经济腾飞之后,美国人担心他们的汽车市场被质量卓越的日本汽车所淹没,作为回应,里根当时对日本的汽车工业设置了保护主义壁垒。在观察人士看来,几乎没有理由认为东南亚和美国之间增加的经济联系不会遭遇类似的敌意。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