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5 18:44:0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洪慕瑄
核心提示:专家认为,美国应该传递出的信息是,华盛顿并不谋求压制中国崛起,而是要建立长期的美中平衡。

参考消息网5月5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发表题为《华盛顿缺少对华战略》的文章,作者是新美国安全中心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方丹。文章认为,美国对华政策从接触转向竞争。然而新政策有一个明显的疏漏——目标。全文摘编如下:

拜登政府多次将中国视为美国面临的首要外交政策挑战。现在,把美中对抗称为当今世界的决定性特征已是司空见惯,而且各个政治派别的分析人士和决策者都支持美国从接触转向竞争。

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竞争关系,美国的政策旨在应对而不是影响中国的行动。一项建立在这一现实基础上的战略正在形成。

然而,新政策中有一个明显的疏漏——目标。竞争只是对美中关系的描述,竞争本身并不是目的。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任何总体战略都可能浪费资源,打消人们持续跟进的积极性,无法获得国内的广泛支持。

冷战结束后,美国针对中国确立了一系列目标,并就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进行了理论探讨。1997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说,华盛顿对北京的目标“不是遏制和冲突,而是合作”,最有可能实现这一点的是“务实的接触政策”。通过与北京接触,克林顿政府旨在培养一个“稳定、开放和非侵略性的”中国。

参考消息网5月5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发表题为《华盛顿缺少对华战略》的文章,作者是新美国安全中心首席执行官理查德·方丹。文章认为,美国对华政策从接触转向竞争。然而新政策有一个明显的疏漏——目标。全文摘编如下:

拜登政府多次将中国视为美国面临的首要外交政策挑战。现在,把美中对抗称为当今世界的决定性特征已是司空见惯,而且各个政治派别的分析人士和决策者都支持美国从接触转向竞争。

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是竞争关系,美国的政策旨在应对而不是影响中国的行动。一项建立在这一现实基础上的战略正在形成。

然而,新政策中有一个明显的疏漏——目标。竞争只是对美中关系的描述,竞争本身并不是目的。如果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任何总体战略都可能浪费资源,打消人们持续跟进的积极性,无法获得国内的广泛支持。

冷战结束后,美国针对中国确立了一系列目标,并就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进行了理论探讨。1997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说,华盛顿对北京的目标“不是遏制和冲突,而是合作”,最有可能实现这一点的是“务实的接触政策”。通过与北京接触,克林顿政府旨在培养一个“稳定、开放和非侵略性的”中国。

小布什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与中国合作和推动中国转化的目标,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希望中国成为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奥巴马政府与布什政府有很多共同的目标,但随着人们对北京的方向和目标越来越感到怀疑,奥巴马政府甚至采取了更多的防备措施。不过,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驳斥了中美对抗的说法,称美国和中国保持“积极的合作关系”是“至关重要的”。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开启了美中关系的新时代。他的政府既没有寻求与北京建立合作关系,也没有把接触作为保护美国利益的核心手段。特朗普政府驳斥了有关融入全球秩序将促使中国转化或采取负责任的国际行为的观点,称北京是一个“修正主义大国”,美中关系从根本上说是竞争性的。

只是简单回顾几届政府的对华政策,就可能认为它们的战略具备连贯性和持续性,但这种连贯性和持续性并非始终存在。然而,在冷战结束后的大部分时间里,尤其是在美国与中国保持接触的那些年里,华盛顿对北京的目标基本上是明确的。今天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美国通常寻求维持一种由规则主导的全球秩序。尽管美国自己在维护这些原则方面算不上完美,但还是把这些原则奉为国际行为的理想准则。美国对华政策的目的应该是确保北京不愿或不能推翻美国所寻求的地区和全球秩序。

美国在严格意义上不会与中国展开竞争。美国的伙伴不需要为了加入一个统一的阵营而断绝与中国的关系。同步传递出的信息是,华盛顿并不谋求压制中国崛起,而是要建立长期的美中平衡。

美国和世界可以与一个强大的、不寻求推翻现有秩序关键原则的中国共存。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