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9 16:42:2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陷入冷战思维的政府会夸大每一场冲突,认定这些冲突是一场更大斗争的组成部分。它们可能错失合作机会,美国和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是这样,在气候问题上可能也会如此。

参考消息网10月19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17日发表文章《华盛顿听到上世纪50年代的回声和忧虑:这是与中国之间的冷战吗?》,作者是戴维·桑格。全文摘编如下:

澳大利亚前总理、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凯文·拉德(陆克文)最近对德国一家新闻杂志说,中美之间爆发一场冷战“是很有可能的,而不仅仅是存在这种可能性”。他的这番言论在白宫引发强烈反响,美国官员一直在想方设法消除这样的对比。

冷战思维夸大对立

美国官员承认,中国确实正在崛起为比当年的苏联涉及面更广的战略对手。虽然美国总统拜登上月在联合国坚称,“我们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也不是在寻求一个被分裂成僵化集团的世界”,但他今年多次提到“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斗争,让人想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意识形态之争。

陷入冷战思维的政府会夸大每一场冲突,认定这些冲突是一场更大斗争的组成部分。它们可能错失合作机会,美国和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是这样,在气候问题上可能也会如此。

至于这到底是一场冷战还是别的什么,这个问题就隐藏在因经济战略、技术竞争与军事调遣而日益升级的紧张局势下。

参考消息网10月19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17日发表文章《华盛顿听到上世纪50年代的回声和忧虑:这是与中国之间的冷战吗?》,作者是戴维·桑格。全文摘编如下:

澳大利亚前总理、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凯文·拉德(陆克文)最近对德国一家新闻杂志说,中美之间爆发一场冷战“是很有可能的,而不仅仅是存在这种可能性”。他的这番言论在白宫引发强烈反响,美国官员一直在想方设法消除这样的对比。

冷战思维夸大对立

美国官员承认,中国确实正在崛起为比当年的苏联涉及面更广的战略对手。虽然美国总统拜登上月在联合国坚称,“我们不是在寻求一场新的冷战,也不是在寻求一个被分裂成僵化集团的世界”,但他今年多次提到“专制与民主”之间的斗争,让人想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意识形态之争。

陷入冷战思维的政府会夸大每一场冲突,认定这些冲突是一场更大斗争的组成部分。它们可能错失合作机会,美国和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是这样,在气候问题上可能也会如此。

至于这到底是一场冷战还是别的什么,这个问题就隐藏在因经济战略、技术竞争与军事调遣而日益升级的紧张局势下。

近几周来的情形无疑回荡着过去冷战行为的余音。美国宣布将向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这样一来,澳大利亚潜艇未来有可能在中方觉察不到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中国沿海。中国评论人士也注意到,美国上一次与别国分享这种技术还是在1958年,当时英国采用了美国海军的核反应堆技术,作为对抗苏联不断扩充的核武库的行动之一。

美国尚未明确定性

尽管如此,拜登的高级助手仍表示,旧冷战是阐述现状的错误方式,而且使用这个词最终可能变成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今年7月,拜登政府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对亚洲协会说,把当前局势比作冷战“与其说阐明了问题,不如说掩盖了事实”,而且“从根本上讲对解决中国构成的一些挑战起不到任何帮助作用”。

中美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密切关联是冷战中从未有过的。柏林墙不仅在势力范围、自由和专制之间划了一条清晰的界线,还阻止了大多数通信与贸易。1989年,也就是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年,美国向苏联出口了价值43亿美元的商品,进口了7.09亿美元商品,对这两个经济体来说都显得无关紧要。

在当前这场超级大国对峙中,所有这些界线都是模糊不清的,华为和中国电信的设备管理着北约各国的数据,中国的TikTok应用程序活跃在数千万部美国手机上,而且中国政府担心,西方打压向中国出售先进半导体的做法可能严重影响包括华为在内的国内龙头企业的运营。然而,尽管经历了新冠肺炎疫情和关于中美经济“脱钩”的威胁,美国去年仍向中国出口了1240亿美元商品,从中国进口的商品额则达到4340亿美元。这让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商品供应国,也是继加拿大和墨西哥之后的第三大美国出口商品消费国。

警惕两国滑向冲突

不过,拜登的另一名顾问几天前表示,心理状态在超级大国政治中的重要性不亚于统计数据。这名官员说,不管这两个国家是否想把当前局面称为冷战,它们往往都表现得好像“我们已经深陷其中”。

这是一些人的核心论点,在这些人看来,一场新冷战正迅速主导美国与其核心对手之间的交往。多年来一直关注亚洲事务的中情局分析人士保罗·希尔说:“人们以为冷战的唯一定义就是美苏那种模式,其实不然。”

他认同白宫官员的看法,即新的态势在很大程度上不是由核僵局来定义的,也不是由只有一方能够占上风的意识形态之争来定义。他最近在《国家利益》杂志上撰文说,整个世界不会“分裂成美国和中国两大阵营”。但是,旧冷战的核心要素——希尔所说的“并未爆发武装冲突的敌对状态”——已经显而易见,因为中美两国都寻求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并阻挠对方这样做。

无论怎么来称呼这个时代,都有理由担心当前爆发冲突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以“软实力”一说而闻名的约瑟夫·奈认为不应该将当前局势比作冷战,指出“认为我们可以让经济与中国彻底脱钩,同时又不付出巨大经济代价的想法是错误的”。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