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8 07:15:0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正在进入自我感觉很不好的阶段。拜登政府不得不应对一系列外部和内部文明挑战,这些挑战将预先决定该国的世界地位。

参考消息网10月8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10月4日发表文章《拜登宣布开启“不懈外交”时代——美国如何应对文明挑战》,作者是俄科学院普里马科夫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弗罗洛夫。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乔·拜登不久前在联大会议上的讲话成为某种新外交政策宣言,即依托集体努力,在解决未来问题的过程中,他的国家会“竭尽所能与其他国家竞争”,但武力将成为最后才会采取的手段。他宣告战争时代结束,“不懈外交”时代来临。

经济颓势难以逆转

显然,美国宣布新政策是意识到它当前的处境。是的,它是武装水平最高的国家,领导着最大的军政联盟北约。其经济还是世界第一,货币仍为国际结算单位,并拥有雄厚的技术基础。但似乎美国正在进入自我感觉很不良好的阶段。这方面的信号是无法通过武力以有利于自己的方式调解阿富汗局势,无法接连不断地干涉所有正在发生的冲突。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全球最多,暴露出美国国内日积月累的社会矛盾。

拜登政府不得不应对一系列外部和内部文明挑战,这些挑战将预先决定该国的世界地位。让我们从经济说起。为节约付给本国工人的报酬,美国成功将多数生产部门迁往发展中国家。这些生产部门成为助力许多国家蓬勃发展的因素。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2%(高于主要欧洲国家)。去年,美国的这一指标下降2.4%(世界银行数据)。目前,看不到华盛顿扭转这一趋势的前景。

参考消息网10月8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10月4日发表文章《拜登宣布开启“不懈外交”时代——美国如何应对文明挑战》,作者是俄科学院普里马科夫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弗罗洛夫。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乔·拜登不久前在联大会议上的讲话成为某种新外交政策宣言,即依托集体努力,在解决未来问题的过程中,他的国家会“竭尽所能与其他国家竞争”,但武力将成为最后才会采取的手段。他宣告战争时代结束,“不懈外交”时代来临。

经济颓势难以逆转

显然,美国宣布新政策是意识到它当前的处境。是的,它是武装水平最高的国家,领导着最大的军政联盟北约。其经济还是世界第一,货币仍为国际结算单位,并拥有雄厚的技术基础。但似乎美国正在进入自我感觉很不良好的阶段。这方面的信号是无法通过武力以有利于自己的方式调解阿富汗局势,无法接连不断地干涉所有正在发生的冲突。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全球最多,暴露出美国国内日积月累的社会矛盾。

拜登政府不得不应对一系列外部和内部文明挑战,这些挑战将预先决定该国的世界地位。让我们从经济说起。为节约付给本国工人的报酬,美国成功将多数生产部门迁往发展中国家。这些生产部门成为助力许多国家蓬勃发展的因素。俄罗斯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2%(高于主要欧洲国家)。去年,美国的这一指标下降2.4%(世界银行数据)。目前,看不到华盛顿扭转这一趋势的前景。

华盛顿不知如何对抗中国。目前选择的是处处掣肘的方法,即各类保护主义措施和制裁,但它们并未证明自己是有效的。于是,本着“交好以反对谁”的原则在太平洋地区打造所谓澳英美联盟(AUKUS)。

动用武力劳民伤财

像动用武力这样的因素一直在大国命运中发挥着巨大作用。进驻阿富汗20年、征服伊拉克18年来,美国没有改变这两个国家的社会属性,没有建立稳定的执政体系。最终,美国人逃离阿富汗,类似情形也将在伊拉克上演。用普京的话说,耗费了巨资,结果却等于零。美国的军事行动中财力损失最重的是美国自己,确切地讲,是其纳税人。虽说大部分美元还是落入了美国人自己(军人、商人和官员)的腰包,但美国经济和社会士气遭受的打击是巨大的。例如,在征服伊拉克的那些年,美国用掉了约1.7万亿美元。拜登承认,美国每天在阿富汗的花销是3亿美元。同时,塞满电子部件的现代化武器却无力招架塔利班。

结束这两场前途黯淡的战争降低了美国动员盟友参与其军事行动的能力。现在,谁还愿意在另一场战争中被美国招至麾下,除非是热心充当马前卒的波兰、乌克兰或仇俄的波罗的海国家。

美国样板水土不服

还存在意识形态问题。受到奥巴马政府不同程度鼓动的阿拉伯“颜色革命”以及大中东后续的事态表明,传播所谓“美式样板”的尝试失败了。

这方面美国显然正在步苏联后尘。当初,苏联也试图传播自己的生活方式,但它建立的系统常常水土不服,在有些地方甚至变得畸形。美国价值观也面临这样的窘境。美国无视或并未弄清一个重要的事实:阿富汗不是反对强加苏联体系,而是反对强加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体系。

去年爆发席卷全国的“黑人的命也重要”运动。这一方面是过去内政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新趋势的体现。社会群体和移民数量增长的不均衡导致人口的民族和宗教成分发生变化。根据年度移民统计,涌入美国的移民中,来自拉美的最多(每年45万至49万),其次是亚洲(35万至40万)和非洲(11万至11.5万)。这势必引发利益在不同族裔间分配的问题。

当宽容成为主题,当社会上积极主动、有时简直是咄咄逼人的少数群体将自己的意志和价值观作为某种新生活准则强加给自顾不暇的多数群体时,社会便开始退化。这种情况下,美国执掌国际舞台领导权杖日益艰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英学者文章:非洲成大国博弈角逐场

沙特阿拉伯《阿拉伯新闻》日报网站2021-10-07

美媒文章:替代“一带一路”?美欧玩不转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2021-10-07

胡利奥·里奥斯:共同富裕是中国式现代化特征

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站2021-10-07

美学者认为:美须坦诚面对自己的失败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202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