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1 16:06:0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债务上限之争令美国面临更大的违约风险,而是因为斗争的细节反映出政府失能的风险。此外,债务上限之争纯粹是政治操弄,民主、共和两党都在关注中期选举,试图让另一方遭受打击。

参考消息网10月1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9日发表题为《债务上限是如何成为政治棍棒的》的文章,作者为克莱·里森,全文摘编如下:

上周末,德国举行了一场竞争激烈的选举,选举气氛平静、轻松,没有任何选民欺诈或假新闻之类的消息——一些观察人士指出,这与当代美国选举政治乱象形成鲜明对比。现在,我们又要从美国的政治失能中汲取另一个教训:关于是否以及如何提高债务上限的斗争。

在美国总统拜登的基础设施法案和3.5万亿美元一揽子协议进入国会闯关的最后阶段,以及政府融资的最后期限也即将到来之际,这场辩论看上去荒谬至极。债务上限是一个存在了100多年的人为限制,它给美国通过借款来偿还现有债务设置了上限,国会本可以取消这个限制,但这项制度沿用至今,因为它总是被用作为短期政治谋算的工具。

就像过去15年来华盛顿的其他一切事情一样,它被卷入了无休止的政治风暴。每一次,专栏作家和财政部官员都警告说,如果不提高上限,将会发生债务违约。每一次,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最终都达成了协议,危机得以避免。

参考消息网10月1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9日发表题为《债务上限是如何成为政治棍棒的》的文章,作者为克莱·里森,全文摘编如下:

上周末,德国举行了一场竞争激烈的选举,选举气氛平静、轻松,没有任何选民欺诈或假新闻之类的消息——一些观察人士指出,这与当代美国选举政治乱象形成鲜明对比。现在,我们又要从美国的政治失能中汲取另一个教训:关于是否以及如何提高债务上限的斗争。

在美国总统拜登的基础设施法案和3.5万亿美元一揽子协议进入国会闯关的最后阶段,以及政府融资的最后期限也即将到来之际,这场辩论看上去荒谬至极。债务上限是一个存在了100多年的人为限制,它给美国通过借款来偿还现有债务设置了上限,国会本可以取消这个限制,但这项制度沿用至今,因为它总是被用作为短期政治谋算的工具。

就像过去15年来华盛顿的其他一切事情一样,它被卷入了无休止的政治风暴。每一次,专栏作家和财政部官员都警告说,如果不提高上限,将会发生债务违约。每一次,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最终都达成了协议,危机得以避免。

不过,这一次情况似乎有所不同——不是因为我们面临更大的违约风险,而是因为斗争的细节反映出政府失能的风险。

正如我的同事吉姆·坦克斯利所指出的,这一次,共和党人没有提出要求,也没有试图赢得民主党人的让步,他们干脆拒绝参与这个问题。民主党人认为,债务不断增加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特朗普2017年减税的后果,民主党可以单方面提高债务上限,但他们依然坚持,希望迫使共和党人投票支持增加债务,从而为此承担一定的责任。

看看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他说:“美国决不能违约——我们从未违约,今后也不会违约。债务上限将一如既往地提高。但这个问题应该由民主党人来提出。”

换言之,为了赢得政治分数,共和党人公开放弃了治理责任。美国莫宁咨询公司和《政治报》最近联合进行的民调发现,在发生债务违约的情况下,33%的选民会责怪民主党,42%会怪两党,只有16%的人会责怪共和党。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根本不涉及什么原则问题,甚至连解决赤字问题或限制过度开支的遮羞布都算不上。这纯粹是政治操弄,两党都在关注中期选举,试图让另一方遭受打击。

在这场债务违约表演中,有着令人不安的结论。显然,这不是管理国家的正确方式。一些支持者会说,债务上限是抑制开支的手段,这虽然是该政策的初衷,但它并不奏效,否则我们就不需要每隔几年就提高一次债务上限了。与故意全速冲向悬崖,在最后一秒钟才踩下刹车相比,抑制开支还有很多更好的办法。

当前的债务上限之争还存在其他一些对未来不利的方面。很多关于可能违约的危言耸听的评论都认为,这将是误判的结果。但如果这是有意为之呢?如果一方认为,迫使对方违约能在政治上给予对方痛击,并决定将其短期政治命运置于国家长期经济健康之上,情况会怎样?

如果这听起来很疯狂,那么想想我们曾经多快地习惯了共和党人为了赢得一些短暂的政治让步而让联邦政府停摆数周的行为。政府停摆对国家造成了严重伤害,也削弱了民众对领导人的信心,但这并未阻止官员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做。

在一个两党内部都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让另一方成为多数党就等同于一场政变的世界里,不难想象有一方会决定通过让国家违约的方式来打击另一方。毕竟,在2013年的债务上限之争期间,几位国会共和党人曾经说,要阻止奥巴马的立法事项,放任违约也未尝不可。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