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8 20:14:1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科尔跟默克尔已成为不同时代的象征,且他们所处的都是命运攸关的年代。他们行事各异,甚至可以说截然不同。但事实上,他们所属的是同一历史阶段,后者的结束恰恰就在当下。

现实不允许留在“舒适区”

从21世纪10年代初起,人们期待德国和默克尔本人成为欧盟早已成熟的改革的领头者。这种改革不是表面性的,而是本质性的,能促进一体化模式适应新的国际现实。随着全欧洲和德国内部政治局势的复杂化,许多人开始抱怨默克尔已经不能胜任欧洲改革者的角色,因为她的地位正在受到削弱。

然而,这不是问题所在。与前总理科尔一样,默克尔从根本上认为,正是当前的欧洲一体化设计让德国顺利解决了自己的问题,稳住局势,避开了令邻国恐惧的称霸陷阱。所以,一切努力都不是为了改变,而是为了维持现状。

长期以来,德国政界一直否认欧洲需要根本性的变革。只要调整,不要改革。现在,这种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但首先,社会对变革的要求是相当特殊的——与社会政治话题无关,更不用说地缘政治话题,而是围绕着“绿色议程”和数字化。其次,对欧洲结构和德国的世界定位没有想法。尽管总理的主要候选人在相互竞争,但他们实际上都争当默克尔的接班人,即延续以默克尔为化身的共识。但这种共识受到来自外部的攻击,国际和欧洲现实不允许德国留在科尔建立、默克尔修缮的“舒适区”。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无视

美国政治漫画网2021-09-28

美媒文章:强化“反华联盟”成拜登新选择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2021-09-28

乔治·弗里德曼:潜艇交易背后的新军事联盟

德国《西塞罗》月刊网站202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