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8 20:14:1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科尔跟默克尔已成为不同时代的象征,且他们所处的都是命运攸关的年代。他们行事各异,甚至可以说截然不同。但事实上,他们所属的是同一历史阶段,后者的结束恰恰就在当下。

2005年,施罗德输掉了他自己倡议的提前举行的选举。默克尔作为和事佬登场了。她个性并不张扬,却谨慎可靠。最重要的是,她一直坚信需达成折中决策而非冒风险或是搞急转弯。在她的4届任期中,有3届都是跟主要反对派结成广泛的联盟。

正是这种类型的政治人物出现并长期身处德国政治权力的巅峰,恰恰反映了德国社会希望保持对它而言最为舒适的现状,而不是相反。更何况默克尔上台后,欧洲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开始不断提速。

从本世纪头10年中期起,在质量和数量上都达到顶峰的欧洲一体化项目先后进入刹车和收缩阶段。默克尔遭遇的一连串麻烦都可以归结为这个问题:欧盟联邦化的尝试失败;演变成欧元区危机的债务潮;确定欧盟不可能进一步向边界外扩张的“阿拉伯之春”和乌克兰;表明欧盟内部缺乏团结、整个机制没有做好抗冲击准备的移民潮;为欧盟收缩开创先例的英国脱欧;美国的态度转变(它已经不再把欧洲视为头号伙伴);最后,疫情迫使所有国家把精力集中在国内问题上。

对默克尔处理危机的方式有各种评价——从热情洋溢的到极其尖锐的。其核心是希望不惜一切代价维持现状,避免整个欧洲结构和德国政治框架发生重大变化。她认为,变化比不变更危险。守旧情绪重新出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无视

美国政治漫画网2021-09-28

美媒文章:强化“反华联盟”成拜登新选择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2021-09-28

乔治·弗里德曼:潜艇交易背后的新军事联盟

德国《西塞罗》月刊网站202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