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8 20:14:1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科尔跟默克尔已成为不同时代的象征,且他们所处的都是命运攸关的年代。他们行事各异,甚至可以说截然不同。但事实上,他们所属的是同一历史阶段,后者的结束恰恰就在当下。

在外交舞台上,20世纪90年代的德国逐步习惯了自己的新分量。其领导层很清醒:不合理的行为,对因面积增大、重要性提升而自然滋生欲望的自控不足,或将引发各方反抗。“适度加谨慎”对于统一后的德国来说可谓极端必要。科尔对二战印象深刻,深知邻国及伙伴对德国法西斯的记忆会被轻易唤醒,这对德国的未来又将是何等的不利。

欧洲大陆中心出现了面积更大的统一的新德国,这原本应带来紧张局势的加剧,却被20世纪末西方社会中的喜悦情绪抚平。在苏联自行解体后,人们以为前景光明。

顺应潮流对德国而言是理想的方案,无需选择航向,只要最成功地融入、不要无意间淹没一旁的游戏者即可。科尔意识到,欧洲团结能够平衡德国统一带来的冲击,唯有不断推进欧洲团结,才能消解其他国家对德国崛起的忌惮。德国作为最举足轻重的参与者,也能从新现实中获得益处。

默克尔:变化比不变更危险

默克尔是在风调雨顺之时上位的。对国家发展不可或缺,但定会带来阵痛的社会经济改革,已由社民党出身的总理施罗德完成。施罗德实现了一系列重大变革,推行欧元、扩大欧盟、因伊拉克问题与美国首次爆发战略分歧。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无视

美国政治漫画网2021-09-28

美媒文章:强化“反华联盟”成拜登新选择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2021-09-28

乔治·弗里德曼:潜艇交易背后的新军事联盟

德国《西塞罗》月刊网站202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