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3 17:42:4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大国有资源成为独立的权力中心。一旦美国衰落,老牌欧洲国家将面临一系列棘手问题。欧洲各国对此还没有解决方案。因此,欧洲人害怕美国离开,他们对回归自主发展感到恐惧。

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9月22日发表文章《是什么阻碍了欧洲人的自主》,作者是阿列克谢·费年科。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已经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全球政治可能回归“均势”模式的预测。在美国媒体时评中,有关该国霸权衰落和重回19世纪维也纳体系的文章也越来越多。美国是否真的在衰退,还是人们夸大了它在阿富汗的失败后果?更有趣的是:现代西方能否在脱离美国控制后以目前的能力存活?

现代西方是一个由北约、欧盟、经合组织和七国集团4个相互关联的机构组成的体系。美国是该体系的领导者和担保国,任务是防止其崩溃。美国霸权的瓦解会不可避免地引发人们对欧洲国家未来发展的疑问。理论上说,后者有机会摆脱华盛顿和超国家机构(北约/欧盟)的束缚,再次成为真正的大国。

但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大国有资源成为独立的权力中心。一旦美国衰落,“欧洲计划”或随之倾圮,老牌欧洲国家将面临一系列棘手问题。

首先,当前西方的人口状况与19世纪黄金年代时期有着本质的区别。当时白人国家蓬勃发展,英国、德国、意大利这些国家人口逐年增多。大国进行殖民扩张的原因之一便是人口过剩问题亟待解决。如今,欧洲国家与美国同为白人人口急速减少的国家。在巴黎、伦敦、阿姆斯特丹早就有“小阿尔及利亚”、“小尼日利亚”或“小印度尼西亚”的存在。这些特定场所的居民几乎不懂当地语言,与该国其他地区的交流很少。近20年来他们一直在强烈要求当局赋予他们更多额外的权利。

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9月22日发表文章《是什么阻碍了欧洲人的自主》,作者是阿列克谢·费年科。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已经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全球政治可能回归“均势”模式的预测。在美国媒体时评中,有关该国霸权衰落和重回19世纪维也纳体系的文章也越来越多。美国是否真的在衰退,还是人们夸大了它在阿富汗的失败后果?更有趣的是:现代西方能否在脱离美国控制后以目前的能力存活?

现代西方是一个由北约、欧盟、经合组织和七国集团4个相互关联的机构组成的体系。美国是该体系的领导者和担保国,任务是防止其崩溃。美国霸权的瓦解会不可避免地引发人们对欧洲国家未来发展的疑问。理论上说,后者有机会摆脱华盛顿和超国家机构(北约/欧盟)的束缚,再次成为真正的大国。

但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欧洲大国有资源成为独立的权力中心。一旦美国衰落,“欧洲计划”或随之倾圮,老牌欧洲国家将面临一系列棘手问题。

首先,当前西方的人口状况与19世纪黄金年代时期有着本质的区别。当时白人国家蓬勃发展,英国、德国、意大利这些国家人口逐年增多。大国进行殖民扩张的原因之一便是人口过剩问题亟待解决。如今,欧洲国家与美国同为白人人口急速减少的国家。在巴黎、伦敦、阿姆斯特丹早就有“小阿尔及利亚”、“小尼日利亚”或“小印度尼西亚”的存在。这些特定场所的居民几乎不懂当地语言,与该国其他地区的交流很少。近20年来他们一直在强烈要求当局赋予他们更多额外的权利。

然而,这些国家的其余人口大多数也都不是土著居民,而是20世纪中叶抵达此处的希腊、葡萄牙、亚美尼亚、波兰、俄罗斯和克罗地亚移民的后裔。事实上,冲突双方已经变成了第二代或第三代移民与即将申请永久居留的人。我们的同胞常常对欧洲人的世界主义以及他们对自己国家历史的无知感到惊讶。但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对于如今的许多法国人和德国人来说,法国或德国的历史只是空话,因为不是他们“自己的”。

其次,欧盟国家将产能转移至东亚国家和土耳其,由此失去了大量的工业制造能力。这在国际自由贸易体系中是自然现象。但是,随着该体系的缔造者美国的衰弱,前者能否得以保全?环保运动和游说团体正在破坏欧盟国家仅剩的高科技产业——核能和催化裂化,这使得情况更加糟糕。

想要扭转这个进程绝非易事。服务业主导的经济孕育了一个庞大群体,他们习惯于高消费和轻松的生活方式,例如在家或在咖啡馆工作。同时,普遍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们对薪资有了更高的要求,即使他们所做的工作与这种要求不符。这一切都将限制欧洲国家自主实现科技突破的能力。

第三,欧洲国家没有敢于推行不受欢迎的强硬政策的强势政治精英。其原因不仅在于他们的官僚性质,还在于1960年代欧洲古典文化的崩溃。它的特点是精英主义:对于对抗大众或领导大众的浪漫主义英雄的崇拜。这样的文化造就了意志坚强的政治家,他们坚信自己的正确和力量。现在,这种古典文化已经被大众文化所取代,后者源自非裔美国人。这种文化自然而然地促进了一种对较低标准、公众舆论和“非白人文化”的推崇,从而征服了欧洲人。

第四,缺乏国家认同的跨大西洋社会团体影响深远。这不仅是强大的女权主义、反种族主义和性解放运动。在现代欧洲知识分子中,掌握话语主导权的是左翼自由主义,其特征是世界主义和对少数民族的崇拜。政客们必须持续关注他们及其制定的议程。为了将这种话语权替换为右翼自由主义甚至更保守的论述,需要代际更替。毕竟左翼自由主义思想本身已屹立不倒60年了。

欧洲精英紧抓美国的领导地位不放,是因为后者能够帮助缓解这些问题。随着美国的急剧衰落,他们将不可避免地直面现实。欧洲各国对此还没有解决方案。因此,欧洲人害怕美国离开,他们对回归自主发展,即进行社会动员、削减高消费,感到恐惧。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