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3 17:23: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关于澳大利亚需要对中国抱有担忧的观点是对事实的歪曲,是最糟糕的谎言。通过这些宣传,澳大利亚正坚定地把中国说成是敌人,而在这样做的时候,它实际上是在无中生有地创造一个敌人。”

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9月22日发表文章《莫里森正与中国为敌,而工党正在帮他》,作者是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全文摘编如下:

自由党对澳大利亚人的能力和我们在这里所创造的一切没有信心,他们禁不住再次后退,对又一个大国美利坚合众国唯命是从。

在二战后,澳大利亚前总理孟席斯不顾国际社会的意愿听命于英国,试图从埃及手中夺取苏伊士运河。与此同时,他欺骗澳大利亚出兵越南,以安抚美国。

另一名非凡的对美绥靖者、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让我们加入了伊拉克的一场非法战争,造成了悲剧性后果。

现在,更年轻的莫里森正重返自由党的“盎格鲁圈”,通过购买美国潜艇,他把澳大利亚及其军队束缚到美国的力量结构之中,从而出卖了澳大利亚的主权。

这一切都基于所谓的“改变的安全环境”。这项改变就是中国更加强大的国际影响力。莫里森及其政府将这种改变称作“中国威胁”,而不是一个重新崛起的大国的姿态转变。

事实上,这种威胁从未存在,也从未成为现实。

“威胁”一词明确蕴含军事侵略或入侵的意思,中国从未对澳大利亚构成这样的威胁。

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9月22日发表文章《莫里森正与中国为敌,而工党正在帮他》,作者是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全文摘编如下:

自由党对澳大利亚人的能力和我们在这里所创造的一切没有信心,他们禁不住再次后退,对又一个大国美利坚合众国唯命是从。

在二战后,澳大利亚前总理孟席斯不顾国际社会的意愿听命于英国,试图从埃及手中夺取苏伊士运河。与此同时,他欺骗澳大利亚出兵越南,以安抚美国。

另一名非凡的对美绥靖者、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让我们加入了伊拉克的一场非法战争,造成了悲剧性后果。

现在,更年轻的莫里森正重返自由党的“盎格鲁圈”,通过购买美国潜艇,他把澳大利亚及其军队束缚到美国的力量结构之中,从而出卖了澳大利亚的主权。

这一切都基于所谓的“改变的安全环境”。这项改变就是中国更加强大的国际影响力。莫里森及其政府将这种改变称作“中国威胁”,而不是一个重新崛起的大国的姿态转变。

事实上,这种威胁从未存在,也从未成为现实。

“威胁”一词明确蕴含军事侵略或入侵的意思,中国从未对澳大利亚构成这样的威胁。

但这正是莫里森及其政府对中国和中澳关系所作的解释。

即使没有明确表态,工党也纵容了这种对中国外交政策的错误描述。在黄英贤担任工党外交事务发言人的五年里,她削弱了工党在澳大利亚战略自治权问题上的传统立场。

现在,莫里森正在利用这段漫长的政策空白。在莫里森的鼓动下,为了大西洋那个精疲力竭、已然衰落的遥远“盎格鲁圈”,澳大利亚拒绝了21世纪——亚洲的世纪。工党是这场历史性倒退的同谋。《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不同于确实攻击其他国家的美国,中国并未攻击其他国家,但《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却把中国描绘成怀有恶意的“侵略者”。在一定程度上,澳大利亚人很幸运,我们拥有我们自己的大陆。这个大陆不与任何其他国家接壤。当然,我们也远离任何领土争端,中国与澳大利亚东海岸城市有10个小时的飞行距离。

关于澳大利亚需要对中国抱有担忧的观点是对事实的歪曲,是最糟糕的谎言。通过这些宣传,澳大利亚正坚定地把中国说成是敌人,而在这样做的时候,它实际上是在无中生有地创造一个敌人。

自由党对中国极不友好,以至于他们愿意归顺又一个战略担保人,从而让澳大利亚在向亚洲寻求安全的过程中迷失方向。

这一战略相当于将巨额赌注押在美国及其在亚洲的持久影响力上。莫里森和工党把我们与未知的美国持久力以及美国准备为捍卫其所谓的亚洲核心利益而承受的痛苦捆绑在一起,而不是让澳大利亚在该地区找到自己的道路,包括在如何对待中国上,就像我们过去做得不错的那样。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