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7 16:56: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周晨
核心提示:如果认为美国可以通过投入大量军队、金钱、专业知识和“善意”就能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塑这个国家,那是愚蠢的。

参考消息网8月27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8月24日发表题为《美国精英在阿富汗的国家构建为何失败》的文章,作者系《美国保守派》双月刊资深编辑罗德·德雷埃尔。全文摘编如下:

2002年4月,小布什总统在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对学员谈到阿富汗战争,当时战争开始不满一年。小布什说,帝国对阿富汗的军事干预史总是“起初成功,然后挣扎数年,最终失败”。

“我们不会重蹈覆辙。”小布什总统说。但我们当然重蹈了覆辙。在那次演讲中,小布什还说,美国将“遵循乔治·马歇尔的最佳传统”,投入巨资和人力物力重建饱受战争蹂躏的阿富汗,就像战后重建欧洲那样。

灾难属于整个领导层

耗费20年时间和2万亿美元后,构建国家的荒唐之举即将以灾难告终,结果可能大规模重演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塔利班再次统治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区,美国的耻辱每天都在全球各地的屏幕上演。

发生了什么?《华盛顿邮报》2019年刊登的政府秘密文件使我们了解到,美国在阿富汗搞砸不是一天两天了。事后分析的时候,阿富汗战争的失败将归结于军队、情报机构、外交使团、学术界、智库和两党政客的精英。

参考消息网8月27日报道 美国《新闻周刊》网站8月24日发表题为《美国精英在阿富汗的国家构建为何失败》的文章,作者系《美国保守派》双月刊资深编辑罗德·德雷埃尔。全文摘编如下:

2002年4月,小布什总统在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对学员谈到阿富汗战争,当时战争开始不满一年。小布什说,帝国对阿富汗的军事干预史总是“起初成功,然后挣扎数年,最终失败”。

“我们不会重蹈覆辙。”小布什总统说。但我们当然重蹈了覆辙。在那次演讲中,小布什还说,美国将“遵循乔治·马歇尔的最佳传统”,投入巨资和人力物力重建饱受战争蹂躏的阿富汗,就像战后重建欧洲那样。

灾难属于整个领导层

耗费20年时间和2万亿美元后,构建国家的荒唐之举即将以灾难告终,结果可能大规模重演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塔利班再次统治阿富汗的大部分地区,美国的耻辱每天都在全球各地的屏幕上演。

发生了什么?《华盛顿邮报》2019年刊登的政府秘密文件使我们了解到,美国在阿富汗搞砸不是一天两天了。事后分析的时候,阿富汗战争的失败将归结于军队、情报机构、外交使团、学术界、智库和两党政客的精英。

这场灾难不属于一位总统或一个政党,而属于整个领导层。这个领导层的腐败核心出现在2002年记者罗恩·聚斯金德与一位身份不明的“白宫高级顾问”的会晤中——许多人认为这位顾问是卡尔·罗夫。这位顾问当时告诉聚斯金德:“我们现在是一个帝国了,我们行动之时就是在创造我们自己的现实。”

聚斯金德认为,这种“基于信心”的方式非常危险。那句匿名的引语表明,小布什的核心顾问圈对于美国这个超级大国能让现实屈服于自己意愿的力量抱有极大信心。

聚斯金德找到一位华盛顿的智者,他提出与小布什相反的观点。他援引谨慎的经验主义者的话告诫这位总统不要让政策凌驾于事实之上。这位智者曾经引述自己的话说:“总统先生,您的直觉不够好!”

这个人就是拜登,他明智地采取行动,让美国从这场毫无希望的冲突中撤军。但他忽略了那么多显示阿富汗军队和政府是“纸老虎“的迹象。结果导致当前还在上演的喀布尔机场灾难,使当年吉米·卡特失败的伊朗人质营救相形见绌。

美国思想基础“有缺陷”

认为我们能“创造自己的现实”,这个毛病不仅感染美国领导层精英,也感染现代人——最突出的就是美国人,因为我们是最现代的国家。认为有足够的金钱、力量、智慧和技术就能改变世界,使之符合人类的愿望,这种观点是现代思想的核心。

在美国,唯物主义不那么野心勃勃,但也同样唯物。我们假设,各族人民都想要个人自由,有跟我们一样对繁荣的理想:如果我们给他们创造实现这些理想的条件,他们自然就会这样做。“十字军东征”式的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都基于这种有缺陷的人类学。

我们在中东“十字军东征”之初,一些评论家对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国家构建表示怀疑。支持这种努力的人迅速指责怀疑者种族主义。

但批评者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关键在于,“自由民主”不是人类的自然状态,而是在某些条件下形成的一种思维模式——这些条件不可能总是通过法令得以复制。社会不是机器,而是花园,是对特定历史条件和本地条件敏感的生态系统。

阿富汗的宗教和部落传统与所谓的“自由民主”完全不相容。如果认为美国可以通过投入大量军队、金钱、专业知识和“善意”就能按照我们自己的形象重塑这个国家,那是愚蠢的。

美国的精英没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构建国家。与此同时,自己的国家却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崩溃。

看看以共和党人和克林顿的民主党人都钟爱的自由市场宗旨为基础形成的一代政策对美国造成什么影响。在认为对市场有利的东西就对美国人有利的精英阶层统治下,中产阶级被掏空,他们的就业机会流失海外,社区崩溃,超级富豪积累的国家财富比例超过镀金时代以来的任何时期。

领导层丧失威信很危险

当激进分子在美国机构大行其道,保守派共和党精英却满足于“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陈词滥调。本月早些时候,在亚拉巴马州举行的一次集会上,特朗普对拜登在阿富汗的失败幸灾乐祸,荒谬地大谈我们的将军有多么了不起——尽管这些将军的战略当时正在喀布尔自残。

领导层未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构建国家,因为这些人认为他们拥有所需的智慧和力量,能够迫使人们成为他们还无法成为的样子,或者根本不想成为的样子。他们治下的美国走向衰落,因为他们更感兴趣的是保有自己的权力和党派观点,而不是团结这个士气低落的国家。

当领导层丧失威信,他们的权力也可能随之失去。

事实上,回顾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根源,我们看到沙皇政权未能有效应对1891年至1892年的饥荒,这给这个专制体制造成沉重打击。几十年来,俄罗斯社会的利益攸关方一直对马克思主义者对沙皇统治的批评充耳不闻,但政府官员的无能和傲慢态度让许多人怀疑革命者是否有些道理。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说,在适当条件下,俄国革命可能在地球上任何地方发生。美国人可能会告诉自己,我们不会重复沙皇的错误。我们怎么能如此肯定?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