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4 16:37:0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文章称,全球化面临压力,但具有新活力的前景。这并非没有先决条件,而先决条件始于大流行带来的后果。

城市化趋势难以逆转

回顾过去会发现,如果没有城市化,第一次和第二次全球化是很难想象的。城市是基础设施的先锋基地和人口稠密地区的体验基地。国际展览和大都市竞争带来国际标准,并将区域领先城市联成网络。如果我们把开创了经济地理学和农业地理学的德国人约翰·海因里希·冯·杜能的中心和外围空间结构思想,与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创造性破坏理论中的创新力量带来增长的思想联系在一起,就会产生一个重要的经济论点。德国经济学家赫伯特·吉尔施在其“火山理论”中把城市定义为一个把开放、亲密接触和竞争转化为新想法的创造性团队,从而使大都市看起来像一座火山,“它不断地(即便不是经常地)喷吐出新知识,也就是技术知识。这些知识像熔岩一样从山上流下来,然后在一直都波及边缘的创造性破坏过程中产生施肥效果”。

这里的决定性因素不是永远给定的城乡结构的静态观念。仅仅历史事件和偶然事件的作用已经足够强大。特别是技术创新可以从根本上改变结构。这种结构因中心的排名顺序而有所区别;中心是有组织的现代热点,是移民和知识传播网络中的节点。新经济地理学以相同的程度为经济空间的趋同和发散展示了增长理论。在21世纪的数字世界中,劳动分工和知识分享完全可以在技术上与真实的人类互动脱钩——不论就空间还是就时间而言。这样的世界证明,集聚效应仍然与具体的基地相关。“巨星城市”吸引“巨星企业”;结果,区域差异增加,一些城市可能失去最高中心地位。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