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5 18:00: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美国总统乔·拜登及其团队一个多月来在世界多国奔走,宣告“美国归来”。而克里姆林宫也有理由宣布“俄罗斯归来”。

正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世界格局变化有力助推俄罗斯的归来。美国已不能胜任支撑世界秩序的唯一超级大国。这个角色已彻底发挥作用并留在了过往。美国准备好了扮演力所能及的角色,再度“仅仅”充当“西方集体”的领袖。美国打造并武装自己的阵营,旨在集体进军亚洲。

拜登想要稳定欧洲大后方

为何是亚洲?显然,21世纪经济活动的主要舞台正是在那里。美国无可挽回地错失时机,已无力打破世界走向新两极格局的趋势。但美国还能够尝试拖延进程。

为达到目的,美国也发起了划时代的“十字军东征亚洲”。要想东征成功,美国需要团结盟友,欧洲作为可靠且相对稳定的后方至关重要。为避免在两条战线间奔波,需要欧洲具备稳定性和可预见性。

2021年6月,拜登进行了经过精心准备的欧洲之行,目标是团结欧洲并让这片大陆为“充当后方”和将盟友之力用在亚洲做好准备。此行的高潮是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举行的峰会。美方向俄提议,双方从不讲规则的混合战转向有商定规则、禁止行为和“红线”的可控竞争。倘若峰会失败,华盛顿的整个宏图大业都将毁于一旦。但普京接受了邀请并与拜登这个欧洲大西洋地区的全权代表展开重要战略对话。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