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6 18:5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腾飞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新政府加强与欧洲的联盟是必要和正确的。但是,拜登政府可能错将改善关系的社会舆论当作战略成就。一些表面上的胜利使它不必扮演坏警察的角色,但就实际成果而言,几乎等于零。

一个能够更好地自我防御的欧洲。虽然拜登2月份在慕尼黑安全会议演讲中没有提及责任共担问题,但是美国迫切需要欧洲为应对俄罗斯承担更多责任,以便美国能够将更多军事注意力聚焦在西太平洋。到2024年,政府应吸引或劝说最大的防务落后国意大利、荷兰,尤其是德国,让它们全面遵守2014年威尔士峰会的承诺,包括防务开支至少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政府还应有一个与新的地缘政治现实匹配的升级版北约战略概念。

一个与美国进行公平经济竞争的欧洲。虽然新政府取消了特朗普对欧洲公司征收的大多数关税,但是惹恼美国的原始问题,比如欧盟较高的规定和非关税壁垒仍然存在。到2024年,政府应成功说服欧盟不再保留大大高于美国的农业关税,不再单单对美国技术公司区别对待。

一个远离竞争对手轨道的南欧和中欧。虽然新政府将促进民主作为对外政策的重要核心,但是仍然有一大批战略上具有重要地位、但是政治上不堪一击的国家,美国必须在那些地方开展外交、军事和经济接触。

关键是,对盟友的礼让,只要获得了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成果,那就是有价值的。即使最坚定的大西洋主义者也必须始终牢记:所有联盟,包括那些他们理所当然地最为珍视的联盟,其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促进国家利益的手段。这些联盟,以及美国对它们的政策,必须以结果加以评估,而不是以氛围和良好意愿来评估。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