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6 18:5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腾飞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新政府加强与欧洲的联盟是必要和正确的。但是,拜登政府可能错将改善关系的社会舆论当作战略成就。一些表面上的胜利使它不必扮演坏警察的角色,但就实际成果而言,几乎等于零。

再次,如果拜登的策略变成美国降低要求盟友进行必要政策改革的压力,那么事实有可能证明它将事与愿违。华盛顿在欧洲的两大最高战略目标——让盟国不那么容易受到俄罗斯和中国压力的影响,并把它们拉入美国和亚洲友好国家联盟以应对中国实力——最终将要求欧洲人在很多情况下必须去做他们不愿做的事。危险在于,拜登政府在努力“消除特朗普因素”时,只能勉强接受主要是视觉上的胜利——一些不成熟的会议,美国与欧盟的一些峰会以及恢复气候协定和伊朗协议。这些表面上的胜利使它不必扮演坏警察的角色,但是就实际成果而言,几乎等于没有。

从四个标准衡量融合

这并不是说政府不应争取与盟友融合,当然要融合。但是,它的目标应当是在具体的战略成果方面的融合。它的衡量标准首先是:

一个实际上更接近美国而不是中国的欧洲。虽然布林肯在布鲁塞尔声明这并非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但实际上就是。毕竟,北约的欧洲成员是美国的盟友,不是中国的盟友。到2024年,政府应当在北约的战略和平台上牢牢树立应对中国的目标,并制定全面的美国-欧盟战略日程,涵盖数字规则一致化。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