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6 18:58: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腾飞
核心提示:文章称,美国新政府加强与欧洲的联盟是必要和正确的。但是,拜登政府可能错将改善关系的社会舆论当作战略成就。一些表面上的胜利使它不必扮演坏警察的角色,但就实际成果而言,几乎等于零。

首先,乔·拜登的策略认定美国的行为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从而使华盛顿成了必须作出补偿的愧疚者。它在欧洲的明确目标大多围绕美国纠正某些它……自身造成的已知过失。实践当中,这已转变成了一系列开局让步: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提出重返伊朗核协议,放弃美国对数字税的抵制,取消对欧洲产品的关税,诸如此类。即使政府确实打算采取这些措施,它也代表着是在浪费特朗普执政时期累积起来的影响力。这些影响力可在预设条件的情况下用来确保欧洲在贸易、能源政策或防务开支方面作出让步。

其次,拜登的策略似乎基于这种假设:即美国的重新接触政策,仅仅凭借政策本身,就能促使欧洲人作出有利于美国的政策变化。这是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是跨大西洋融合的主要障碍的观点的必然逻辑结果,消除特朗普因素并添加魅力,盟友就会跟随美国。这种观点忽略了一个事实:特朗普时期美国与一大批欧洲盟友(包括英国、波兰和希腊)的双边关系得到了大大改善。当欧洲人不愿听从特朗普的要求时,原因与他们当年不愿跟随其前任贝拉克·奥巴马一样:因为他们认为那样做不符合自身利益。事实上,可以肯定的是,某些情况下,比如防务开支,特朗普的策略取得了较好成果。新政府也许会意外地发现:在其开局魅力攻势结束之后,欧洲几乎并未比过去更为支持美国的目标,如果有的话。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