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0 15:12:2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文章称,拜登现在不仅必须治愈他的前任在美国领土上留下的创伤,还需修复特朗普掀起的国际关系地震给世界留下的创伤,在非洲、亚洲、拉美和中东执行新的外交政策。

首先,他们将不得不解决自上世纪中叶以来对定义国际和地区关系至关重要的问题:巴以冲突。特朗普的新方案横空出世,终结了美国外交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领导的“中东和平进程”的基础。目前来看,特朗普的“世纪协议”似乎是一纸空文。但毫无疑问,拜登政府将不得不解决特朗普留下的混乱局面,重返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之间的直接谈判之路。

在特朗普于2018年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民主党人进入白宫也可能是与伊朗进行新谈判的机会。

特朗普时代的另一个特征是从战略国家的外交、政治和军事撤离以及退出美国已经干预了数十年的冲突,这就为俄罗斯和土耳其占据空缺提供了机会。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