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7 14:21:5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帅蓉
核心提示:文章称,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打破了之前几乎所有的外交准则、传统和先例。改变的不仅仅是美国的政策,世界也发生了变化,以被迫适应特朗普在国际事务上的非常规做法。试图重建2016年世界的拜登政府将发现自己没有准备好应对“后特朗普世界”严峻的新现实。

重新加入《巴黎协定》不是个多大的问题,但是,在美国经济因新冠疫情而举步维艰时,拜登不大可能让国会为一项数万亿美元的计划提供资金。简言之,拜登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的计划只不过是一场没有任何真正成功机会的政治表演。

伊核问题上举棋不定

拜登的另一个“第一天”的要务是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拜登曾承诺,“如果伊朗恢复履约”,他将重新加入该协议。

拜登政府面临的首要挑战之一是要解决什么构成“恢复履约”的问题。退出伊朗核协议的是美国而不是伊朗,而伊朗核协议框架现在依然存在,但没有了美国。因此,必须迈出的第一步是美国无条件地重新加入协议。只有到那个时候,伊朗才会考虑恢复就伊朗核协议之后的任何协议进行谈判的可能性。

然而,拜登的重要外交政策顾问们似乎重新考虑了他们在伊朗制裁问题上的立场。一旦美国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这些制裁就会被取消。有一种感觉是,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也许即将带来回报。拜登阵营没有对未来的核政策、弹道导弹或地区干预做出任何预先的承诺,他们认为继续实施制裁可能是对付伊朗的最佳政策选项。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