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6 10:05: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文章认为,在危机中才能显露品性。欧洲在危机面前并未表现出品性。西方自由主义在疫情中更多表现出的是软弱。自由主义甚至似乎在推动公民精神的丧失。正是这种现状让人体会到公民精神有多么重要。

参考消息网10月26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25日发表文章《为何亚洲的疫情治理优于欧洲?秘密在于公民精神》,作者是德国哲学家韩炳哲。全文摘编如下:

首先不得不说的是,日本、中国、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国家都成功控制住了疫情。相反,欧洲和美国目前正被第二波疫情压得喘不过气。亚洲几乎没有再暴发疫情,目前的感染数字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恰恰是这些国家表明,即使没有疫苗,我们也能成功应对疫情。与此同时,亚洲国家也在惊诧且不解地看到欧洲民众任由病毒摆布,以及欧洲各国政府无力抗击疫情。

既然两者在感染指标方面存在如此显著的差异,那么不禁要问,亚洲做了什么欧洲没做的事情?

在韩国,对接触者进行严密数字追踪的权限掌握在警方而不是卫生部门手上。追踪行为借助犯罪学特有的技术手段,以及追踪应用程序。在无法全面追踪的情况下,还会对信用卡支付和无数公共监控摄像头拍摄的图像进行分析。

那么,亚洲成功遏制疫情是否如许多西方人所认为的那样,要归功于严格执行、依靠数字监控的卫生制度?

显然不是。我们知道,新冠病毒通过密切接触传播,而任何感染者自己就能列举密切接触者,无需借助数字监控。同时,我们知道,要发生链式感染,谁曾在何时何地短暂停留,谁又去了哪条街并不重要。但那又如何解释无论亚洲各国的政治制度如何,这些国家的感染指标都维持在如此之低的水平呢?中国和日本或韩国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们与我们欧洲国家有何不同?日本诺贝尔奖得主山中伸弥谈到一个难以解释的“X因素”。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