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8 16:33:1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露露
核心提示:“我认为存在着一种成见,认为中国的科学界和医生可能不如西方国家,认为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和我们的科学界比中国更先进,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疫情。这种傲慢是导致数万人死亡的罪魁祸首。”

问:您对特朗普和约翰逊言辞激烈。您指责特朗普犯下了“反人类罪”,指责约翰逊“对公众失职或撒了谎”?

答:我认为存在着一种成见,认为中国的科学界和医生可能不如西方国家,认为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和我们的科学界比中国更先进,我们能够更好地应对疫情。

这种傲慢是导致数万人死亡的罪魁祸首。死者是病毒害死的,但他们也是被西方例外论的傲慢害死的。更糟糕的是,可以看到无论是在法国和英国,过去四年来我们都没有为出现大流行病做准备。大家都知道,1月24日我们就刊载了第一篇有关新冠肺炎的文章。众所周知,当时应该尽快发放防护物品,应该实施检测并追踪和隔离确诊病人,应该提高重症收治能力。

反应迟缓犯致命错误

问:自从2016年10月有关大流行病的“天鹅座”演习之后,英国浪费了四年的时间,就像脱欧公投白白过去了四年一样。您认为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答:绝对有联系。在流行病应对方面西方国家存在着一种傲慢,但是我认为在英国更为典型。我还在学校念书时,就被灌输一个有关英国历史的概念——“辉煌的隔绝”。也就是英国之所以能从战争中挺过来,是因为它作为岛国与世隔绝。这种思维还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也让英国认为自己可以利用“辉煌的隔绝”避免世界上所有的风暴。不幸的是,病毒不需要护照就能到处溜达。你没法用一堵墙、边境管控或者海峡来阻挡。应对疫情的唯一办法,就是加强各国间的合作和一体化措施。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