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3 22:29:1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娜 作者:木子
核心提示:极化政治的一个后果是,各种政治表达的理性成分都会不断下降,直至被极端的选边站队所取代。

若进一步前瞻,甚至还可能接着产生类似特朗普这样的人物领着美国政坛和社会继续“极化”。汤姆·科顿、马可·卢比奥、约什·霍利等等,这些平日就公然叫嚣反对多边组织、逢中必反的共和党“少壮派”们,自疫情以来,颇为极端的民粹主义言行甚至赶超了特朗普。他们叫嚣起劲正是在为进军2024年大选积累政治资本。

可以说,两党制已经不是美国解决问题的答案而是问题本身。在美国民主党看来,特朗普就是个“bug”,是个悲剧性的错误。其实,真正的悲剧和错误属于美国体制本身。

从“超级大国”沦落为“失败国家”,美国在全球权力结构中逐步下滑的原因,不仅仅源于实力的衰落,更在于其从内政到外交全方位民主感召力和道义基础的沦丧。这样一个走向衰弱的超级大国,其高企的新冠死亡率和确诊率对全球公共安全构成威胁,抛弃规则、毫无底线的内外政策,也将给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带来巨大的破坏力。

要做好与这样的美国打交道的准备。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