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1 18:29: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作者:木子
核心提示:压制在弗洛伊德脖颈上令人窒息的,不只是一个德里克·乔文,而是整个美国的沉疴痼疾。

参考消息网6月1日报道(文/木子)

“我无法呼吸”(“I can’t breathe”) ——遭遇白人警察德里克·乔文跪压惨死的黑人弗洛伊德临终之语,已成为美国社交媒体上的政治标签。压制在弗洛伊德脖颈上令人窒息的,不只是一个德里克·乔文,而是整个美国的沉疴痼疾。

弗洛伊德事件如同引信,正点燃全美的抗议浪潮。

最擅长寻找替罪羊的特朗普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化解之道”:由于民主党人占据明尼阿波利斯市主要官员之位,且该市政治光谱属于左翼重镇,特朗普抓住这点不放,他要把火引向对手民主党及“左翼组织”。通过行政号令和推特,特朗普悄然将一场种族主义危机转化为党争和派别之争。

特朗普反复喊话“民主党籍州长们及市长们要硬起来”,攻击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是“非常软弱的激进左翼”。他在推特上写道:“国民警卫队已经出动,他们去做那些民主党市长不能做的工作。”他还宣布将左翼激进组织“反法西斯运动”列为恐怖主义组织。

再看看民主党的表现。前总统奥巴马自是发表了一番漂亮言辞,但事实上,对少数族裔的歧视并没有因为这个黑人总统昔日的治理而有所改善。民主党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紧急把原定竞选拍档、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换下,因为她曾经担任过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检察官。据报道,拜登正在考虑新挑选一位非洲裔女性拍档,以便与特朗普形成“鲜明对比”。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