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2 13:33:5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王娜
核心提示:理查森说:“我们与中国在1972年至2012年的关系已经不复存在。但我们应该非常务实地对待中国。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寻找能建设性地开展活动的领域。对中国采取一种美国式的处理方式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此外,新南威尔士州自由派参议员吉姆·莫兰4月5日提交总理莫里森一份书面陈述,呼吁政府设立国家安全办公室,“通过增强国家安全的各个方面来维护主权”。

理查森说:“这不是头等大事。”他说,如果拟议中的国家安全顾问有权“凌驾于”卫生和经济专家之上,那将是一个“错误”。

詹宁斯在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新冠病毒之后》一书撰写的文章中说:“莫里森的任务是推动他的安全顾问打破目前的政策范式。”

理查森说:“这些提议完全忽视了外国投资对澳大利亚经济的根本重要性。”

自2015年以来,政策方向一直是帮助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FIRB)更好地识别并应对国家安全风险——主要方法是对审批附加条件。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外国直接投资排在第五位,位于美国、日本、英国和荷兰之后。但近年来中国一直是澳拟引进的外国投资的最大来源。这使得安全评估变得至关重要。

理查森说澳大利亚在与中国打交道时需要明确边界。他说:“我们与中国在1972年至2012年的关系已经不复存在。但我们应该非常务实地对待中国。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寻找能建设性地开展活动的领域。对中国采取一种美国式的处理方式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