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1 11:35:4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卫嘉
核心提示:文章称,如果我们要挽救大多数人的生命,同时让大多数人重返工作岗位,以防止失业、抑郁和绝望的蔓延,就需要采取一种由联邦政府协调的美国版本的中国策略。但特朗普反对这种基于科学的全国协调一致的做法。

一种是瑞典采取的部分封锁的方法,保护最脆弱的群体,让最健康的群体以自然方式被感染、康复并产生所谓“群体免疫”。

另一种是中国的策略:严格封锁,然后让复工的人佩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对所有病毒携带者进行检测、追踪和隔离以遏制疫情,直到疫苗能够提供群体免疫。

而我们却是以一种毫无计划、各自为政的方式。我问过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公共卫生局局长的维韦克·默西医生,我们成功的前景如何?

他说:“我们在监控和检测方面不可能像中国那样积极主动,事实是,我们充其量只能达到它的10%。简而言之,我们落后了。”

默西说:“速度就是一切。失去时间就等于失去生命。通过检测找到感染者——以及所有接触者——的能力是最重要的。”

默西解释说,这是因为我们今天在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社区传播”。

默西建议联邦政府效仿中国的做法:租用空置的酒店为最脆弱的人群或感染者提供隔离选项,雇用大量工人加入每个州由公共卫生专家领导的追踪小组。

总而言之,如果我们要挽救大多数人的生命,同时让大多数人重返工作岗位,以防止失业、抑郁和绝望的蔓延,就需要采取一种由联邦政府协调的美国版本的中国策略。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