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8 12:54:0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徐诗雨
核心提示:文章称,资本主义至少面临三大危机。一场由大流行病引发的卫生危机迅速触发经济危机,对金融稳定的影响还是未知数,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气候危机的背景下发生的,而这场气候危机无法规行矩步地解决。

【延伸阅读】马丁·沃尔夫:西方资本主义需要改革自救

参考消息网12月9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3日发表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文章称,西方资本主义需要改革自救。文章编译如下:

美英两国是西方高收入国家中贫富差距最大的,这绝非偶然,它们是长期保持稳定的国家,如今却对蛊惑人心的宣传听之任之。

我今年9月在分析“受到操纵的资本主义”时得出的结论是,“我们需要充满活力的资本主义经济,让每个人都有合理的理由相信他们可以分享收益。可是,我们得到的越来越多的,似乎是一种不稳定的食利资本主义、弱化的竞争、萎靡不振的生产力增长、严重的贫富不均以及——并非巧合的是——日益退化的民主”。那么该怎么做?

答案不是推翻市场经济、取消全球化或停止技术变革。要做的是过去多次做过的事情:改革。这是我最近与希腊前财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探讨是否应该拯救自由资本主义时提出的观点。以下是需要采取措施的五个政策领域。

首先是竞争。托马·菲利蓬在他的大作《大逆转》中提出,美国的竞争已经弱化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这并非由不可避免的力量造成,而是政策选择的结果,特别是抛弃积极的竞争政策所种下的恶果。美国市场的竞争已不那么激烈:集中度高,龙头企业地位稳固,利润率过高。此外,这种缺乏竞争的局面损害了美国消费者和劳动者的利益:导致价格上涨、投资减少、生产力增长放慢。

最近10年来,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和微软这些企业在全球总共开展了400多次并购。不应该让占据行业主导地位的企业随心所欲地收购潜在的竞争对手。这样的市场和政治力量是不可接受的。对竞争政策的调整应当基于这样一个想法,即合并与收购需要有正当理由。

第二是金融。菲利蓬教授得出的最引人注目的结论包括,尽管技术上取得了进步,美国140多年来金融中介单位成本并未下降。这一费用保持不变并不意味着金融稳定。

有证据表明,目前贷款与债务数额过高。在这方面也要采取大刀阔斧的解决办法:大幅提高银行中间业务的资本要求,同时减少规范性干预;关键的是,取消利息费用抵税的做法,从而让债务融资等同于股权融资。

第三是企业。有限责任股份公司是伟大的创造,但也是享有极大特权的实体。只关注实现股东利益的最大化加剧了糟糕的副作用。

正如英国社会科学院题为《目标明确的企业应遵循的原则》报告所言:“企业的目的是在可以获利的情况下解决人和地球所面临的问题,而不是通过制造问题来获利。”这是不言自明的。单靠监管让我们免于承受短视商业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也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当企业利用它所掌握的巨大资源游说另外一方时。我们需要制定新的法律来实现所需要的变革。

第四是贫富不均。贫富不均是有害的。它让政治矛盾更加难以调和、破坏社会流动性、削弱总体需求、拖慢经济增长。

希瑟·布希在《解除束缚》一书中以令人信服的细节阐述了这一点。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采取一系列政策:积极主动的竞争政策;打击避税和逃税行为;在分担税收负担方面采取比当今许多西方国家更为公平的做法;增加教育开支,特别是针对低幼人群的教育;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再加上令人满意的最低工资水平和税收抵免举措。

最后一点是西方制度需要调整。

如果没有政治变革,一切保持现状,经济和政治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糟糕,人们其他所需要的东西也基本不会实现。如此说来,这事关重大,也非常紧迫。人们决不能接受现行状况。现状是行不通的,必须变革。

(2019-12-09 16:31:08)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