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8 12:54:04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徐诗雨
核心提示:文章称,资本主义至少面临三大危机。一场由大流行病引发的卫生危机迅速触发经济危机,对金融稳定的影响还是未知数,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气候危机的背景下发生的,而这场气候危机无法规行矩步地解决。

不幸的是,过去十年,许多国家实行紧缩政策,好像公共债务就是问题所在。结果是削弱了应对诸如新冠肺炎等疫情所需要的公共机构。自2015年以来,英国将公共卫生预算削减了10亿英镑,增加了实习医生的负担(许多人彻底离开了国民保健署),削减了确保病人就诊安全、技术先进、人员设施齐备的长期投资。美国从未有过资金充足的公共卫生系统,特朗普政府一直没完没了地试图削减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等重要机构的资金和能力。

除了自讨苦吃,过度“金融化”的企业部门一直在通过股票回购计划奖励股东,从经济中抽走价值,而不是通过投入研发、工资和员工培训来支撑长期增长。结果,家庭花光了储蓄存款,更加难以负担住房和教育等基本商品。

坏消息是,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所有这些问题。而好消息是,可以利用目前的紧急状态,开始建设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的经济。关键不是拖延或阻挠政府提供支持,而是让结构合理化。必须避免2008年之后的错误,救市让企业在危机结束后获利更高,但未能为强劲包容的复苏奠定基础。

应兼顾长期公共利益

这一次,救助措施绝对要附带条件。既然国家现在又开始发挥领导作用,那么它就必须充当英雄的角色,而不是幼稚的懦夫。这意味着立即拿出解决方案,不过这些方案设计要符合长期的公共利益。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