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1:10: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徐诗雨
核心提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4日说,当天中国专家组又与25个拉美国家举行了3个多小时的视频会议,拉方与会官员认可中方为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抗击疫情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参会国家中甚至包括仍与台湾当局保持所谓外交关系的尼加拉瓜。

【延伸阅读】英媒文章:疫情属全球问题 呼唤国际治理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外交事务首席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23日在该报网站发表文章称,此次疫情驱动反全球化呼声渐长,但大流行病是一个典型的全球问题,最终需要某种形式的国际治理。文章编译如下:

大前研一的著作《无国界的世界》出版于1990年,即柏林墙倒塌的次年。它成为全球化时代的经典文本之一。但今天,在冠状病毒的驱动下,国界又纷纷恢复。

在疫情结束后,最极端的旅行限制将被取消。但全球化的世界却不太可能恢复到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前的样子。在这场异乎寻常的危机驱动下,民族国家将卷土重来。

主要原因有三个。首先,此次疫情表明,在紧急状态下,人们会求助于民族国家——它拥有全球性机构所缺乏的财政、组织和情感力量。其次,此次疫情暴露了全球供应链的脆弱性。很难相信,主要发达国家将继续接受大部分重要医疗物资依赖进口的局面。最后,此次疫情将加强在危机爆发前就已经声势浩大的政治趋势——尤其是要求加强保护主义、将生产本土化和加强边境管控。

在当前的形势下,暂时加强边境管控合情合理。如果将这种民族国家的回归限制在一定范围内,那就不一定是坏事。这将只是西方国家为应对突发事件和公众情绪变化而做出的政治路线修正。但危险在于,民族国家的复兴将滑向失控的民族主义,导致全球贸易大幅下滑,国际合作几乎被抛弃。

对民族国家的回归在欧洲尤其明显,因为欧盟成立的初衷就是为最大限度地超越国家。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向全国发表紧急状态讲话时,她只字未提欧盟。原来已基本消失的边境管控——例如法国与德国之间的边境管控——突然恢复了。对企业和失业工人的财政援助主要来自欧洲国家,而不是欧盟。波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知名政治家批评欧盟未能兑现团结一致的承诺。

此次疫情在美国与中国之间引发的对抗更为明显。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了污名化中国和推卸责任的策略。

此次疫情还助长了特朗普政府中一些官员的声势,他们一直希望打破国际供应链,使就业岗位回流美国。白宫的贸易保护主义拥趸彼得·纳瓦罗认为,此次疫情表明,“在全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下,美国只能依靠自己”。的确,美国不太可能再让自己陷入97%的抗生素都从中国进口这样的处境。

受此次疫情驱动的反全球化趋势最初将来自保护主义者和国家安全鹰派,但在与此次危机爆发前就已出现的趋势结合后,它将积蓄力量。在左翼阵营,环保运动不仅让航空旅行背负了恶名,还号召以本土化击败全球化。在右翼阵营,要求筑墙阻挡难民和非法移民的呼声越来越高。

尽管反全球化者很可能会借助这些政治趋势,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最佳解决方案。相反,大流行病是一个典型的全球问题,最终需要某种形式的国际治理。如果各国走向自给自足,世界经济复苏将难上加难。

(2020-03-26 11:00:07)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