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11:00: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贾元熙
核心提示:文章称,面对疫情,反全球化者并没有最佳解决方案,大流行病最终需要某种形式的全球治理。

【延伸阅读】英媒:新冠疫情是“全球危机”,但非“全球化危机”

参考消息网3月18日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1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是全球危机,而不是全球化的危机。文章编译如下:

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的严重性已经毋庸置疑了,我们需要弄清楚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危机。它有可能对世界经济和人类造成伤害,但这并不是世界经济的组织存在缺陷的结果,也不是人员、商品和资金在全球流动的结果。这是一场全球危机,而不是全球化的危机。

这个区别很重要,因为如果政治家和商界领袖从这场危机中吸取了错误的教训,世界应对下一场危机的能力就会减弱。

“零和思维”不是应对良方

当新型冠状病毒看起来还只是中国而不是世界的问题时,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说,尽管病毒令人遗憾,但它将“有助于”就业岗位加速返回北美,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如果把世界经济看做是零和游戏,那么一国的损失必定是另一国的收获。

对于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来说,这种病毒表明,“我们不一定要依赖其他国家,甚至是亲密盟友,来为我们提供所需的物品”。在他看来,应对任何威胁的最好办法就是拉起经济吊桥。

更令人意外的是,特朗普政府的想法并非独树一帜。这种病毒揭示了全球供应链的隐性成本和脆弱性,引发了对全球化的“反冲”。

值得高兴的是,到目前为止,这种反冲只出现在政界人士和专家当中。是的,一些供应链早在病毒出现前就被缩短了,而这场危机将导致其他供应链发生变化。但企业仍然看到了全球贸易的优势,消费者仍然从中受益,而且这仍然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

多元供应链尤为重要

在经济上看,新型冠状病毒与福岛地震和核事故、美中贸易冲突以及最近发生的其他全球动荡可以说并驾齐驱。它们的共同之处是,显示了高度集中、准时的供应链——而不是国际供应链——的危险。

科尔尼公司的供应链咨询师佩尔·洪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在安排业务时都只考虑成本。然而,危机“凸显出企业需要围绕风险竞争力来设计供应链”,而不是单单围绕成本。他所合作的企业并没有将供应本土化,而是通过地区多样化来降低风险。他说:“这与放弃我们供应链的全球性质是完全相反的。”

福岛核事故表明,全球微芯片供应链中有很大一部分要经过日本,许多低端供应商集中在震区附近。但后来大客户看到了风险,于是将部分采购转移到了台湾。他们并没有转向国内芯片生产。

微芯片是一个完美的例子,说明了在世界各地的本土专业化分工如何创造出比一地生产更好的产品:最好的芯片制造设备来自荷兰;最强的芯片设计来自美国等等。

全球化是繁荣稳定之源

利润受到威胁的企业也无法容忍纳瓦罗关于所有威胁都源自国外的谬论。

这并不是要否认让生产与需求更接近的价值。在服装行业,迅速应对不断变化的品位和技术进步为“近岸”生产提供了强有力的事实论据。“李维斯”牌牛仔裤公司正在运用全自动技术,用激光来最后制作或“磨旧”牛仔裤。这个在终端市场附近完成的90秒的过程,以前需要一个低成本国家的工人用半小时来完成。

但是,像“李维斯”这样的公司选择近岸外包是为了给客户提供他们想要的,而不是为了降低国际贸易的风险。

全球化公司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产物,这对全球化的批评者来说是一个攻击点。但是,如果我们认为公司对其所有利益攸关方都负有责任,我们真的希望这些责任根据这些利益攸关方的出身而有所不同吗?

这将是不道德的。建立跨越边界的互利关系是跨国公司的美德,而不是罪恶。全球化将我们的命运捆绑在一起。

这些纽带使我们集体变得更加富有,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接受了全球化贸易、教育和投资的国家正是最繁荣的国家。1990年全球化兴起以来,有10多亿人摆脱了赤贫。政府和企业都不应该因为新冠病毒而放弃这一遗产。

即使在当前的危机中,全球化也能让世界更安全。各国经济因为跨国公司而融合,这意味着每个国家在帮助他人时都有私利。这是一个稳定之源,而反全球主义言论只会冲淡它。

(2020-03-18 12:26:18)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